•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抗日將軍李朝鼐佚事

        添加時間:2017-10-08 16:12:28 來源:鄉村那些事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莫邪將軍-李朝鼐

          李朝鼐,字守正 ,號莫邪,1904年出生,湖南省新寧縣一渡水鎮石橋村人。童年在家附近私塾就學,后考入新寧縣鄉村簡易師范,畢業后在本地謀得了一個小學教師的職位。1925年,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箲饡r期李朝鼐擔任國民革命軍第八十五軍暫編第55師少將師長,曾參加西峽口、重陽店等戰役,戰果輝煌,威震天下!

          李將軍入職照片

          《李將軍軼事》-黃廷松

          1951年冬天,新東交界的大黑山潮濕的巖洞里燒著一堆篝火??坷镒齻€中年男子,中間的人個子特別高大,儼然象座鐵塔,他是前國民黨少將——李朝鼐。兩邊的一個叫王必昌、一個叫李朝拔。三個人面向洞口,身邊各放著一支上了膛的短槍,很警覺的 聽聽外面的動靜又回過頭來談談話。他們談歷史、談古人、談自己以前是怎樣的光輝、后來又是怎樣的落魄、緊接著又將是怎樣的下場……

          “你倆看看……”李朝鼐抬手捋捏著左臉上一顆黑痣上的長毛,“我這根長須今年又澀手了。”左右兩人一齊探過頭來細看,李朝鼐的那長毛卷卷的、黑黑的有蚯蚓那么長,他一邊捋一邊說:“記得我升高官的那年,這根須就是現在這樣的澀手,簡直像鋼絲。”兩邊的人聽了十分高興。王必昌說:“但愿兄長能轉好運,東山再起,我們也好跟著沾光。”李朝鼐灰暗的眼睛里突然閃著光,笑道:“那個自然!” 只是那個笑是一剎那間的事,一下子就沒了。他環顧了一下陰暗的洞內和洞外, 頓時涌上無限的酸楚,嘆道:“真是沒毛的鳳凰不如雞啊……”王必昌眨眨眼,突然想起了什么:“兄長,我很想說句大不敬的話,”王必昌頓了頓,“我說兄長呀,你那個‘莫邪’的別號號得不好。古時候有兩把寶劍,雄的叫干將,雌的叫莫邪,老兄一個大男人為何叫莫邪而不叫干將呢?” 李朝鼐點點頭,嘆口氣道:“我自己何嘗不是這樣想呢,這也是天意啊!說起我的一生從貧窮偃蹇到飛黃騰達,又從飛黃騰達到一敗如灰真好像鬼使神差的一般。說來你們也恐怕不太相信,那實在是太神奇了……”李朝鼐伸手撥了撥面前的篝火,火星四濺,帶著他回到了年青時那個神奇的故事……

        干將莫邪何處尋, 牧童遙指石橋村—抗日將軍李朝鼐佚事

          李將軍故居一角

          民國十三年,李朝鼐年滿一十九歲,他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一個能擔任教師職務的學業,天生的“成大事者不屑小就”的氣節使他撇下了謀來的那個教師職業不干,又回到了家里。他體質發達,年紀不大卻已長得出奇的英武魁梧,從他的形貌特征和性情來看,酷似當年的白袍大將薛仁貴,一身的白衣白褲、食量高、力氣大、骨子里滿裝著俠義心腸。他的父親李澤錘見這位兒子除了打獵、玩牌之外無所事事,便在西邊嶺上砍下了一山大樹,一則準備新建一座大房子、二則為了鍛煉鍛煉這位有點玩世不恭的兒子——讓他背回這些木料,以免閑著。從山上到家里有四、五里遠近,一路的陡坡,中間要經過一個駭人的大消巖。消巖深不見底,古樹陰森,每逢久晴轉雨或是久雨轉晴的時候,里面便發出嗚、嗚的怪叫,上頭過路的人往往嚇得三魂丟了兩魂。李朝鼐一身正氣,無所畏懼,一個人扛著木料,每天要從那兒經過好幾個來回。李朝鼐力氣很大,一個人能當四、五個人使用,一根七、八米長,臉盆粗細的木料扛在肩上行走如飛。幾個月下來,屋場上的木料堆積如山,一片眇眇茫??车沟纳寄咀屗粋€人搬完了。

        干將莫邪何處尋, 牧童遙指石橋村—抗日將軍李朝鼐佚事

          李將軍抗日勝利紀念章

          最后一天,他扛著一根長長的木料正從消巖邊上經過,陡然烏云四合、陰風陣陣,巖底發出鬼一樣的怪叫。李朝鼐有些急了,可是肩上的木料太長,路又彎,想快一點走過硬是不行,而且好象有千萬只手把后頭一截死死地壓著,讓他邁不開步子。突然一個趔趄,木料被擱在路傍的大石頭上,自己轱碌碌一溜,溜下了萬丈懸崖。到了巖底,驚魂里睜開眼睛一看,擺在面前有一條很潔凈的石板小路,走幾步,又有一板精致的小橋。他索性走過橋去,一抬頭發現迎面敞著一個洞口。洞里有兩丈見方,非常潔凈,有石凳、石椅、石桌。再一看,有一個白胡子老者在那里端坐。白胡子老者見了朝鼐,連忙起身,說一聲:“將軍你好!”李朝鼐十分詫異,這老人為何如此的稱呼!坐定后,白胡子老者端出一盤交梨、一碟火棗、一杯熱茶。李朝鼐接過茶,嘗了一枚火棗,首先開了言:“大伯,你老人家剛才的‘將軍’是叫誰呀?”老者笑道:“就是叫你啊!”李朝鼐連連搖手:“老伯你看錯人了,我一個扛木料的,被勞累折磨得眼窩下陷、瘦骨伶仃、衣衫襤褸,哪來的什么將軍啊!”只見那老者笑了笑,瞇著眼、拉著腔,吟出一段古文來:“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先必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吟罷他睜開眼睛說:“老弟,你的苦難已過,勞累已滿,明年就是你的騰達之期,將來是會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來的……”李朝鼐驚喜交加,似信非信。

        干將莫邪何處尋, 牧童遙指石橋村—抗日將軍李朝鼐佚事

          李將軍在臺灣忠烈祠的牌位

          接著,老者又引著他走到一間石屋里觀看兩樣物件。只見石桌上擺著兩把長劍, 老者說:“這是古代兩把寶劍,雄的叫干將,雌的叫莫邪,你可以隨便挑選一把拿去用用,有興趣也可以一并拿去。”李朝鼐看那兩把寶劍:雄的干將黑如生漆,雌的莫邪亮如紫電,再掂了掂,雌劍莫邪又輕便了許多。他想著,等一會自己的肩膀上要背上一根大木料回家,手里同時拿兩把劍,是多么的不方便,而且那把雄的干將劍又太黑,毫不秀氣,于是就操起了那把漂亮的雌劍——莫邪。白胡子老者見了,搖搖頭,把他送出了洞外。李朝鼐拿著劍,別了老者,在石板路上往回走,不想腳上的草鞋爛了,趿著一個小石子,大叫一聲,絆倒在地。李朝鼐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坐在木料傍邊的石板上,摸摸手上的劍不在,方知做了一個美美的大夢?;氐郊依镎f給父親聽,李澤錘哈哈大笑,他早就看出自己的兒子不是平凡之輩,后來定會有大造化的,說道:“你夢里怎的不拿那把雄的呢?我很想再給你取個好名字,明天你不妨再去那巖邊坐,如果夢里再能得到那把雄劍時你就號干將;如果得不到,你就只好叫做莫邪了”。第二天,朝鼐依著父親的話,又去那巖邊坐,可是從早坐到晚,整整坐了一天,再沒有奇跡的出現,從那以后李朝鼐的別號叫莫邪。

          第二年,民國十四年,公元即1925年,李朝鼐真應了夢中那白胡子老人的話, 終于走出了自己的家鄉——川巖,考進了黃浦軍校。奇怪的是,他每逢上陣指揮作戰,手里總好象握著一柄閃閃發亮的利劍。

        干將莫邪何處尋, 牧童遙指石橋村—抗日將軍李朝鼐佚事

          位于湖南省新寧縣一渡水鎮石橋村的李將軍墓

          李朝鼐嘆了一口氣,說完了故事。旁邊的王必昌、李朝抜聽了感到非常惋惜,齊說道:“要是將那兩把劍一起拿到,至少能拿到那把雄的就好了,我們跟著你決不至于有今日!”李朝鼐說:“誰說不是!要是那樣,我必稱雄于天下,什么總司令、 什么蔣介石盡他媽的踩在我的腳下了!”

          由于故事說得太長,面前的篝火熄了,特別從第二天起那篝火就再也沒有燃起過……

        干將莫邪何處尋, 牧童遙指石橋村—抗日將軍李朝鼐佚事

          李將軍墓碑

          鳴謝:

          黃廷松文、知行圖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