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羅云

        添加時間:2017-11-09 16:18:14 來源:網絡摘編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羅云,1900年生,今湖南省漣源市白馬鎮(原屬湖南省新邵縣)人;1928年8月參加彭德懷領導的平江暴動,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參加過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井岡山根據地第一至第五次反“圍剿”及紅軍長征;參加過抗戰時期的晉西北王寨戰斗和解放戰爭時期的遼沈戰役等;羅云同志先后九次負傷,評為三等殘廢;榮立大功一次、三等功一次,評為模范連長。

          歷任紅三軍團四師支委、支書、班長、排長、連長、營長、團長、抗大學員、冀察熱遼軍區第20軍分區副司令員(司令員),零陵軍分區司令員、衡陽軍分區司令員、湖南省軍區副司令員等職。

          1955年授予少將軍銜,同時授予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二級解放勛章各一枚。[1]

          1964年1月離休后,仍親自動手種菜,把收得的果實交給集體;1966年,在病情嚴重的情況下,但他還是要拄著拐杖前去參加黨的生活會、支部小組會、毛主席著作學習;1968年,病故于廣州,享年68歲。

          人物生平

          苦難少年

          羅云,原名羅克貴,1900年生于湖南省新邵縣(今屬漣源)羅家坪孫家橋一個貧苦的佃農家庭。父母共生養七個孩子,因撫養不起而夭折一個,羅云排行老二。他的童年是在食不果腹、衣不遮體的煎熬中度過的。在那軍閥混戰、兵荒馬亂的歲月里,羅云自懂事起,就跟著體弱多病的父母下田做事,一年到頭面朝黃土背朝天,起早貪黑地勞作。他十一、二歲就學會了所有田間活計。同時,也磨練出粗獷豪爽、耿直倔強的性格和吃苦耐勞、忠實淳樸的品德。

          羅云12歲那年,因天災和蟲災家里收成大減到幾乎絕收。但是兇惡的地主仍然帶領一幫如狼似虎的走狗和打手上門逼債,進屋就砸爛他家僅有的一口飯鍋和碗盞,接著又砸桌椅板凳。父親強忍怒火,跪在地上懇求寬限些日子;弟妹們嚇得躲在母親的懷里大哭;羅云氣得牙齒發抖。打手們不容分說硬將他父親捆綁起來,強行拉走說是要見官。父親忍無可忍,一路上罵他們是惡霸、土匪強盜。狠心的地主竟指使走狗和打手,用亂棍將羅云的父親活活打死在村外的田埂上。

          自那以后,羅云全家人的生活更加困苦不堪。母親一病不起,骨瘦如柴;不滿15歲的大哥拉著弟妹,四處乞討度日。就在乞討的途中,多病的大哥被抓去當兵,因忍受不了折騰和打罵慘死在舊軍營里。

          經歷這兩樁彌天的血海深仇,幼年的羅云刻骨銘心,立誓要報仇雪恨。此后,羅云變得寡言少語,心事重重,而性格卻變得更加堅強剛烈。

          第二年的一天夜里,13歲的羅云侍奉母親睡熟后,自己躡手躡腳地穿好衣褲,走出房門,轉身輕輕把門關好,跪在地上向母親磕了三個頭。他擦了一把眼淚,長長地嘆了口氣。然后,羅云沖出家門,七彎八拐,摸到地主家的場院。他左右打探沒有什么動靜之后,就放了一把大火,然后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羅云這一離家出走,一走就是三十六、七年。

          羅云離家后,漫無目的地四處流浪漂泊。他目睹黑暗的世道活活把人逼上絕路,目睹鄉里的窮苦百姓幾乎同自己的家庭一樣,艱難的在饑寒交迫中掙扎,這種苦難的日子好象永遠都沒有盡頭。

          參軍入伍

          兩年后,羅云流浪到長沙。一天,看到有招兵的,他鼓足勇氣前去報名應征。長官看他長得又瘦又小、沒有槍高,就收留他在身邊當了一名勤務兵,每天干著端茶倒水、打掃衛生的事。后來,他才知道他跟的是魯滌平湘軍的一個團長。

          1916年春,為了反對北洋軍閥政府,湘軍獨立。羅云所在的6團編入新成立的2師。不久彭德懷也投軍到2師,3年后彭德懷升為代理連長,秘密在連隊組織“救貧會”,旨在滅地主、救貧農、反對克扣軍餉。1923年彭德懷升營長,羅云在該營任班長,成為“救貧會”十多名會員之一。此后,羅云在南征北戰的幾十年戰斗生涯中,一直敬重和追隨著彭德懷。

          1926年,湘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軍,唐生智任軍長。7月羅云隨部隊參加北伐戰爭,克婁底、寧鄉、汨羅、岳陽、臨湘、渡長江直逼武昌。一路打仗,羅云不怕苦、不怕死,作戰勇敢,升為代理排長。9月,攻占漢陽兵工廠,渡漢水,攻占漢口。迫于北伐軍威武善戰,吳佩孚率殘部北逃,第八軍乘勝追擊。9月中旬,在河南信陽境內進行了著名的雞公山戰役。因連長陣亡,代理排長羅云主動代理連長職務。他英勇機智、沉著果斷地指揮全連戰士沖鋒陷陣、頑強拼殺,奪取了戰斗的勝利。16日攻占雞公山,為北伐軍繼續北上起了重要作用。羅云接著參加了攻占洛陽、鄭州、開封等多次戰斗。他在戰斗的鍛煉中增長了指揮才干。后因他性格倔強、脾氣暴躁而得罪上司,由代理連長降為中士班長。

          參加革命

          1927年,國民革命軍第八軍一部分編為獨立第5師,彭德懷是一團團長。此時,國民黨蔣介石公開背叛革命,正瘋狂地清剿屠殺共產黨人。在彭德懷的幫助和教育下,羅云被提升為代理連長,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8年4月,國民黨何鍵為了加強對平江農民運動的鎮壓,命令獨立5師開赴平江。殊不知,此時彭德懷已經是一位堅定的共產黨員,正秘密地按照黨的指示,爭取掌握獨立5師,等待時機舉行武裝起義。

          7月中旬,彭德懷與中共湖南省委代表滕代遠會晤。18日晚,彭德懷召集黨團員緊急會議,宣布發動士兵鬧餉為掩護舉行起義。會后,羅云同志非常振奮激動,他抓緊一切機會,在連排干部和激進士兵中進行發動串聯,積極為起義作準備。

          22日上午,彭德懷在平江縣城東門外舉行的誓師大會上宣布武裝起義的目的:“打倒國民黨反動派,打倒土豪劣紳,建立工農政權,成立工農紅軍。”羅云聽后,心潮澎湃,熱血沸騰,情不自禁地帶頭振臂高呼口號:“響應起義。”

          南征北戰

          平江起義后,成立了工農紅軍第5軍和平江蘇維埃政府,推選彭德懷為紅5軍軍長、滕代遠為黨代表。羅云任1團1營2連連長。在湘鄂贛邊界開展游擊戰爭。1930年6月被編入紅軍三軍團第1師。

          1932年底,蔣介石在前三次“圍剿”紅軍被打敗后,又抽調50萬兵力,分左、中、右三路向我中央根據地發動第四次“圍剿”,以陳誠為總指揮的中路軍12個師擔任主攻,企圖分進合擊一舉殲滅我中央紅軍與黎川、建寧地區。時在紅三軍團第1師的羅云隨所在部隊迅速趕到北線,向圍剿之敵發動進攻,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任務。

          1933年2月12日晚,紅三軍團第1師正在開祝捷大會,彭紹輝師長拉起二胡唱著湖南小調。突然接到報告:敵人又向廣昌圍攻而來。彭德懷急令1師擔任草臺崗的主攻任務。前衛連連長羅云一接到戰斗動員,立即率全連戰士星夜向霹靂山急奔。由于山路崎嶇,加上黑夜,行軍非常艱難。紅軍官兵英勇頑強,動作迅速。為了迷惑敵軍,我紅1師偽裝成游擊隊,規定不準打迫擊炮、不準打機槍,以免暴露我主力部隊。

          彭師長正要調整部署時,時候忽聽到一陣機槍對射聲.大家非常震驚,正要查明是哪個部隊動機槍時,軍團長彭德懷打來電話問到:有命令不準打機槍,為什么不執行?暴露了目標,我拿你是問。彭師長感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即組織調查,才知道原來是部隊與敵人遭遇了,前衛連連長羅云突然發現敵人與我拼命搶占主峰,不得已才動用了機槍。作戰勇敢外號“鐵腦殼”的連長羅云,正抱著機槍掃向敵人。這時,敵人憑借火力強行扼守山峰。我軍由于缺乏遠程武器,面對敵人十幾挺機槍的嚴密封鎖,很難迅速攻上去。軍團長幾次來電話催問戰況,指示要盡快消滅霹靂山的敵人。在整個軍團作戰受阻的情況下,如何把敵人盤踞的幾個山頭奪下來,事關重大。前衛連連長羅云主動向師長請戰:帶領連隊迂回敵人背后,打垮敵人指揮所。師首長批準了他們的行動計劃。羅云當即率領前衛連有戰斗經驗的小伙子,向敵指揮所突然發起襲擊,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搗毀了敵人的指揮所,創造了一個連隊殲敵500余人的戰例。

          這時,敵機直沖下來,炸彈投在陣地的山峰上,幾顆炸彈在敵人陣地上爆炸,濃煙彌漫之中,敵人亂作一團,喊叫聲、咒罵聲連成一片。敵人慌忙向后躲藏,連機槍都扔在陣地上不要了。彭紹輝將此情況看得一清二楚,認為這是進攻的最好時機,當即向部隊發出攻擊命令。羅云第一個跳出戰壕,帶頭沖向敵陣。這時他的左臂被敵人擊中,鮮血順著衣袖流下來,他咬緊牙關,包扎好傷口繼續沖向敵陣,直到后續部隊趕來接替1師。由于羅云同志在霹靂山戰斗中指揮有力,身先士卒,機智勇敢,為粉碎敵人的第四次“圍剿”立下卓越戰功,紅軍三軍團于當年8月1日授予他二等紅星獎章。

          同年10月,蔣介石經過充分準備,調集100萬軍隊、200多架飛機,發動了第五次“圍剿”。對中央根據地,蔣介石動用了50萬兵力,分路“圍剿”中央紅軍。羅云所在的紅三軍團4師3團在中央蘇區的絢口與敵遭遇,狹路相逢勇者勝。紅3團2連連長羅云,冒著槍林彈雨,帶頭沖入敵陣,一場短兵相接的戰斗開始了。突然一發子彈從他頭頂中央穿破了頭皮,血很快流到面頰頸部。羅云全然不顧,繼續沖殺。這次戰斗,在他的頭頂上留下了一塊“永久”的紀念——兩公分長的疤痕。

          長征路上

          第五次反“圍剿”終因“左”傾路線的錯誤領導而失敗后,羅云隨中央紅軍開始長征。當部隊沖破敵人的三道封鎖線,前進至湘江岸邊時,在德國軍事顧問李德的錯誤指揮下,紅軍誤入了蔣介石精心設計的鐵三角合圍圈。飛機、大炮和螞蟻般的敵人瘋狂地向紅軍撲來。敵人仗著人多勢眾,裝備精良,突入我前沿陣地。這時紅3團團長沈述清毫不猶豫率領1營迅速反擊,不幸犧牲。接替其指揮的紅4師參謀長杜中吳,當天下午在與敵人反復爭奪陣地中,又不幸以身殉職。不到一天功夫,紅3團相繼失去兩位指揮員,戰斗進行得十分激烈。

          望著倒在血泊中的戰友,羅云悲憤萬分。一躍而起,組織連隊與敵人展開了白刃戰。殺紅了眼的羅云,被一塊飛來的彈片扎入了大腿。他咬牙一把把彈片拔出,大聲吶喊:為團長報仇!首先沖出戰壕,戰友們隨之而上。瘋狂的敵人退了潮。經歷兩晝夜的血戰,僅紅3團就有400余名官兵血染湘江,從而使中央紅軍縱隊順利過江。從此,羅云腿上就留下了一塊湘江戰役的“紀念章”。

          1935年1月28日拂曉,羅云所在的部隊在貴州與川軍發生遭遇戰,激戰3小時后,才將敵陣突破。中午,敵人預備師趕來增援。突然,一發子彈從羅云的右腮穿入,從唇部鉆出,瞬間使他失去了6顆牙齒,血似噴泉般涌出。羅云口不能指揮戰斗,便用筆下達命令,他臉上是血、手上是血;筆上和紙上皆是血,最后昏倒在血泊中。戰后,羅云受到軍團長彭德懷的稱贊,胸前又掛上了一枚三等紅星獎章。

          1935年9月13日,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從甘肅俄界出發,繼續北上。16日,羅云所在先頭部隊紅4團在前進中擊潰國民黨14師6團的阻截。當日下午,逼近甘肅南部的臘子口。臘子口是岷山山脈的一個隘口,是川、甘兩省的天險門戶,素稱“天險”。隘口兩邊是懸崖絕壁,前面是一條寬30米的臘子河,深約3米,不能徒涉,河上有座橋,是通過臘子口的唯一通路。敵人以一個營扼守隘口,一個營配置在后邊的三角谷地,師主力配置在隘口以北至岷山縣一帶,可隨時增援阻止紅軍通過臘子口。羅云率2營在臘子口15里處經過20分鐘的激戰,掃清敵人的前哨陣地,擊潰敵人一個營,繳獲了大批面粉、白糖等戰利品,我軍士氣大振。紅4團決定以6連從正面強攻奪取木橋,以1、2連迂回隘口守軍側后,兩面夾攻,奪取隘口。入夜,攻擊開始。團政委楊成武指揮6連,在密集火力的掩護下向橋頭猛沖。敵軍居高臨下,憑借地形和堅固工事,使6連幾次猛攻均未奏效,部隊傷亡很大。如果不迅速拿下臘子口,待援敵趕到,再打就更困難。楊成武立即召開會議,他說:一定要攻下臘子口。我們北上的通道只有這條路。過不去,只有退回草地。然后大聲問大家愿意回到草地,還是愿意拿下臘子口?下邊響起雷鳴般的回答:堅決拿下臘子口!

          17日凌晨,2營營長羅云帶領15名紅軍勇士組成的突擊小組,輪番向橋頭守軍展開對攻戰。團長率1、2連從臘子口左側攀上陡壁,迂回守軍側背,突然發起攻擊。經過激烈戰斗,守軍腹背受敵,近2個營被殲。拂曉,紅4團終于奪取天險臘子口,繳獲迫擊炮3門、擊潰國民黨新編14師5團2個營及1、6團各1個營。為紅軍陜甘支隊北上打開了通路。在這次戰斗中,周恩來副主席親臨前線指揮,他從望遠鏡里看見羅云同志左手拿槍,右手拿刀,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向臘子口守敵沖去??匆娏_云同志殲滅守橋之敵,接著又攻占了沿岸的敵碉堡、兵房和倉庫。攻占臘子口的消息,從營團一直傳到毛澤東那里,“羅鐵頭”的美名由此傳遍全軍。后來電影《萬水千山》中的羅副營長的原型就是羅云。

          抗戰期間

          1941年年底,中央將羅云調入中央社會部工作,主要負責中央領導的外圍警衛工作。在延安整風運動的后期,由于肅反的擴大化,制造了一批冤假錯案。因羅云是唐生智舊部,加上本人性格倔強,愛打抱不平,敢說真話,被免去職務,降低一切待遇。后他與個別領導發生不同意見而爭執,被關禁閉。1943年7月15日康生在中央直屬機關大會上又發布新的“左”的恐怖信號。但是羅云同志始終懷著一顆對黨的忠心與堅定不移的革命信念。認為只要是干革命,他不在乎職位高低。他堅信歷史會證明自己是忠于革命的。9月的政治局會議上,毛澤東明確提出,把人留下來。由于彭德懷的出面,向中央介紹羅云同志的歷史和功績,他很快恢復了名譽和職務。羅云在抗日戰爭后期調任八路軍留守兵團教導一旅一團副團長。

          1945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大反攻并取得輝煌勝利的一年。根據黨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晉冀魯豫對日作戰展開大規模的春季攻勢,羅云所在太行軍區第二分區部隊組織實施了具有重大意義的馬仿鎮戰斗。

          馬仿鎮位于山西利順壽陽、昔陽縣交界處,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是敵我雙方邊界要地,也是敵我爭奪激烈的地區。日軍在這里掃蕩也加倍瘋狂,所到之處,村莊血洗,捉到抗日干部用大鍋活活煮死,手段極其殘忍。日寇不僅如此,還網羅組織了一批漢奸特務、地痞流氓、叛徒走狗成立警備隊、治安隊,以馬仿鎮為中心建起“維持政權”,收集抗日軍事情報,捕殺抗日干部,到處殘害人民,因此,這是一顆必須割除的毒瘤。分區首長決定把攻打馬仿鎮的任務交給羅云的30團去完成。羅云接到任務后,他把團里研究的情況和自己的想法向曾紹山司令員匯了報。司令員充分肯定了他的想法。羅云因沒有親自查看據點內情,心里還是不踏實,便親自做了一次實地偵察,將敵兵力、火力部署記在心中,又經過幾天的醞釀討論,一個奇襲馬仿鎮的方案最終形成了。分區首長將他們的方案概括成四句話:隱蔽潛伏,里應外合,突然攻擊,中心開花。并從全軍挑選80名精干的官兵組成突擊隊,又羅云親自率領和指揮。

          3月4日,軍區首長下達了攻擊馬仿鎮的戰斗命令,羅云手提一柄大刀,把守大門,后續部隊一路奪取電臺,切斷敵人的電訊聯系;一路與敵人逐屋爭奪;另一路沿寨墻奪取四角的地堡,據點刀光閃閃,槍聲、手榴彈爆炸聲、戰士的喊殺聲、敵人的哀叫聲,響成一片。羅云正在洞口指揮戰斗,忽見一名日軍光著頭、赤著腳,披著一條破毛巾,手舞一柄明晃晃的軍刀,聲嘶力竭的狂喊著,直奔門口而來,妄圖奪門逃跑。羅云舉起大刀攔住鬼子的軍刀,用力砍去,刀尖只砍到鬼子的后背。兩名戰士追上去,開槍射中,并與下邊的戰士一齊堵截,將這名日軍活捉,原來正是馬仿鎮據點日軍小隊長鈴木。羅云指揮這場戰斗從早晨6點開始,持續到中午1點全部結束。經過8小時激戰,全殲日軍30多名,生俘日軍8名。馬仿鎮戰斗的勝利,拔掉了日寇苦心經營多年的巢穴,鏟除了人民心中的心腹大患。

          解放戰爭

          抗戰勝利后的1946年,羅云任冀察熱遼軍區第二十軍分區司令員。當時第二十軍分區內土匪活動十分猖獗。8月15日那天,佳木斯各界群眾舉行集會,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一周年。會上,公審7名罪犯。當罪犯被押入會場正在宣判時,突然有人向主席臺開槍。會場頓時大亂,一些群眾在慌亂中被踏傷踩死。兩個月后,500多名土匪偷襲風翎縣。駐守人員被打散,200多人被土匪集體槍殺,1個連在四方臺山溝遭到土匪伏擊,全連官兵壯烈犧牲。羅云聞訊后極為憤怒,在第二十軍分區內實施大規模的剿匪作戰,在消滅土匪謝文冬部后,部隊繼續圍剿土匪四大旗桿之一的張雨新部。

          張雨新外號張黑子,一是他臉黑如炭,二是他干事心黑手辣,老百姓都叫他張黑子。他早年充當日軍偵探,干盡壞事。羅云令分區解放軍布下天羅地網,決不讓匪首逃脫。一天,就在張黑子拼命狂逃時,一群老獵戶追去,奔逃中張黑子見身后有騎兵追上來,就故作鎮靜地放慢腳步,也不說話,也不動槍。王參謀等人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后,也不吭聲,看他到底耍什么把戲。過一會兒,王參謀作了個手勢,兩名戰士沖到張黑子面前,大喝一聲:站住,不許動。張黑子沒有抬頭,還在朝前走,突然兩手一翻,亮出一支盒子槍和一支“王八槽子”,“叭、叭”兩槍,兩名戰士應聲倒下。說時遲,那時快,還在后面的王參謀也開了槍,子彈擊中了張黑子的下巴,他“哎喲”一聲,一頭倒在雪地里不動了。張黑子在被押送司令部的路上,還死不老實,邊罵邊踢,這下子把馬激怒了,拉著大車狂奔,車老板和幾個押送的戰士都被甩下車來,跑了兩公里路,馬車翻下山,張黑子被重重地壓在馬車底下,這個罪大惡極的“草上飛”死了。

          羅云組織我二十軍分區戰士乘勝追擊,又開始圍剿血債累累的土匪劉山東。省委書記張聞天親臨剿匪,與羅云一道分析了復雜的形勢,認為要徹底剿滅土匪,一方面要廣泛發動群眾,使土匪沒有藏身之地;一方面要集中兵力,對土匪實施窮追猛打的戰術。1947年2月1日,劉山東一伙逃到遜河南部山溝里。接到我偵察部隊報告后,羅云親自率2個營的兵力,經過3天3夜的追擊,在龍江軍區部隊的配合下,全殲了劉山東這股屢屢竄犯的匪幫。劉山東四處碰壁,最后終于癱倒在地,面對我軍戰士手中黑洞洞的槍口,他哀嘆道:我劉山東在東北幾十年,誰也拿我沒辦法,這下栽在你們手里,我服了。

          羅云在窮追土匪的戰斗中,不怕苦、不怕累。有一次,為了追殲殘匪,他第一匹坐騎是繳獲的白色日本戰馬,累倒了。他又換上一匹從土匪手中繳獲的棗紅馬,又倒下了。羅云同志也倒下了,他是病倒累倒的。部隊要送他回佳木斯,他不干,命令屬下弄個擔架抬著他,繼續追下去。

          1948年月12日開始,羅云隨所部參加了著名的遼沈戰役,接著又投入了平津戰役。

          建國之后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羅云戎馬一生,南征北戰,歷盡艱險為之奮斗的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終于獲得了偉大的勝利!

          1950年,羅云調任衡陽軍分區司令員??姑涝瘧馉幈l后,他一直想能再上戰場。但因病魔纏身,使他無法邁步。

          羅云雖然不能親臨朝鮮戰場指揮打仗,但他對前方的戰事十分關心。他每天都要從報紙和文件上了解前方的戰況,常常找市領導談戰局,研究如何做好抗美援朝的應對準備。

          建國后,羅云身居高位,德高望重,但時刻不忘戰爭年代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提出的“警惕資產階級糖衣炮彈襲擊”這句話,他常常給家人說,給同志們講。凡有多年不見的老戰友來看望他,羅云不管對方高不高興,都要問一下對方政治上犯錯沒有?經濟上多吃多占沒有和老婆離婚沒有?他夫人見羅云總是這樣問話,提醒他說:多年不見的同志怎么能這樣問。他卻認真的說:問問怎么不好,凈說好聽的話,那算什么共產黨員。

          五十年代初,當時任衡陽軍分區參謀科參謀的蘇萬鵬,因工作需要向司令員羅云匯報工作。找遍了整個軍分區大院,都不見司令員的影子。蘇參謀到門崗詢問,才了解到司令員穿便裝出門多時了。蘇參謀急忙向軍分區封政委匯報。后來他們說司令員是不是下鄉呢?連忙向各武裝部打電話尋找,最后在祁陽武裝部找到了司令員。警衛員著急的說,首長你這樣怎么行,出了問題怎么辦?羅云笑笑說,這有什么關系,人家外國首相還夾著皮包上下班了。解放后我住了小校,這樣走走,可以看到辦公室、文件里看不見的東西。至于安全,這得靠群眾。你們幾個跟著我行嗎?我是相信人民群眾的。你們警衛員跟在后面,反而暴露目標,等于告訴人家我就是首長。為了這件事蘇萬鵬還寫了一文,題目是“司令員丟了”。

          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實行軍銜制。8月1日解放軍建軍節那天,羅云參加了慶祝大會,回到家里一聲不吭。家里人與他打招呼,他好象沒聽見,一直很晚才休息。

          大家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夫人詢問,才道出事情的原委:八一招待會上,羅云聽到自己被授予少將軍銜,而全軍其他分區司令員都只授大校軍銜,心里感到很不安。他心想盡管自己在幾十年的風風雨雨中,為黨和人民做了工作和貢獻,但確是黨把自己這個放牛娃培養成共產黨員和一名高級指揮員,自己每前進一步,都離不開黨和人民。他深情的對夫人說:“我這頂烏紗帽是建立在我的多少戰友血汗上的。他們長眠在我曾戰斗過的地方,我這個幸存者已得到了很多的榮譽,我年老多病,文化水平低,怎么還能接受這么高的軍銜呢?我請求把自己降為大校。”羅云的報告沒有被批準。授羅云少將軍銜是周恩來總理親自批準的,中央軍委和國務院認定他授予少將軍銜是當之無愧的。

          實事求是

          調查研究,實事求是,是羅云的一貫工作作風。1956年的一天,他了解到暫編22團一名戰士看戲不買票,就向前指出該戰士嚴重違反紀律,在群眾中造成不好影響。當時,那名戰士不認識羅云同志,說你這個老頭是干什么的,你管得著嗎?態度非常粗野。羅云當即就叫人去把22團團長武升平叫來,嚴肅認真地批評這件事,并責令給那位戰士關7天禁閉。后來該戰士知道原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軍分區司令員,只好認真檢討了自己的錯誤。

          1958年大煉鋼鐵時,羅云深入基層調查研究,體察民情,了解人民的疾苦。他有一次到衡山縣搞調研,縣委賀書記謊報產量,引起了羅云的懷疑。他下到煉鋼車間,發現那里的工人都在睡大覺,根本就不會煉鋼,一問三不知。羅云返衡之后,立即向衡陽地委主要領導如實匯報,之后對那位縣委書記作了處理。

          英雄本色

          羅云帶兵嚴厲,對誰都一樣。為此,妻子曾說他有些地方不講人情。他回答說,平時人情多了,戰時就沒有人情了。羅云擔任軍分區司令員期間,他的足跡踏遍了衡陽地區各縣的山山水水,對全地區的情況都非常熟悉。他自己常說,指揮員要指揮打仗,就要熟悉地形,腦子里要有一張活地圖。六十年代是政治可以沖擊一切的非常時期,很多單位對抓民兵的訓練不夠大膽。這樣的單位碰上羅云,他都要進行嚴肅的批評:軍隊就是要保家衛國,保家衛國就要有真本事。不訓練,敵人來了,只有失敗,國將不國,家將不家,當了亡國奴,還有什么政治可談。

          一次,羅云到一個縣檢查民兵訓練工作,針對有些單位訓練成績不好,便對某些武裝部的負責人說,你們知道當指揮員的責任嗎?抓訓練是比那些唱樣板戲、喊喊政治口號的人辛苦,但是我們是領兵打仗,打仗就會有犧牲,人民群眾把子送到部隊,要我們領兵打仗,如果是因為我們沒有把他們訓練好,他們不懂戰略、戰術而犧牲了,人民群眾能信任我們嗎?歷史上名將都知道愛兵如愛子,愛兵就是要狠抓民兵部隊的訓練,使他們一旦上了戰場能少犧牲、多殺敵。我們光怕戰士們摸爬滾打受累受苦,而不提高軍事素質,這是對戰士們的極不負責,也是對黨的事業不負責。在當時,羅云嚴抓民兵訓練引起了一些關心他的戰友和同志們的不安,要他注意不要被人抓辮子。他卻說:我忠心為黨為國,隨他們怎么辦。

          其時,江華縣雖然解放多年,但是那里的社會環境復雜,時常還有少量土匪四處活動,給老百姓生活帶來極大危害。為了掃清少股土匪的危害,羅云依靠廣大人民群眾,組織起一支強大的民兵武裝,配合解放軍對少股土匪進行地毯式的清剿,最終肅清了土匪。對罪大惡極、民憤極大的匪首交人民群眾公審,確保了人民群眾有一個安定的社會環境,也加深了當地群眾與解放軍的雨水之情。

          每當羅云率部隊來到江華縣,都基本上住在老百姓家里,同老百姓同吃一口鍋,同睡一張床。當時那里的老百姓溫飽都沒有得到解決,生活太苦了。羅云一住就是十天半月,每天吃的是玉米棒子,很多同志吃不習慣,吃得太陽穴都痛。一些人在返回的路上向羅云司令員“訴苦”。司令員說:“你們向我講,我向誰講啊?”[2]

          謙虛謹慎

          羅云身處高位,但他一貫謙虛謹慎,功高不居功。“永遠艱苦奮斗,保持共產黨人的本色”,這是他的座右銘,也是他常常教育身邊的工作人員,教育子女的話。他自己穿的衣服、褲子和襪子都是補丁加補丁;他辦公室桌上的那臺收音機一直伴隨著他十幾年,每天用它收聽國家大事,一直舍不得換。警衛員看不過去,向其夫人提意見,說不要把首長打扮成叫花子。這句話被羅云知道了,他對警衛員嚴肅的說:“勝利了,永遠不能忘記叫花子!我十幾歲的時候還沒有穿過新衣服,現在穿得雖然舊了點,比我那個時候衣服好多了。”

          羅云反對孩子們在他面前談吃穿,更討厭說假話。每季度他都到學校了解孩子們的思想和學習情況,從不準用小車接送孩子。他常常教育孩子們要有理想,為人要正派,要艱苦奮斗,不能搞特殊化,不能說假話。每天下午,他帶領全家老小到小園子里種菜、澆水,培養孩子們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始終保持勞動人民的本色。他家解放后20多年中一直住著舊式平房,破舊的地板,踩上去都咯吱咯吱響。管理部門為他編造的修房預算,他總是說太多了,遲遲不同意翻修,直到1960年才翻修一次。

          60年代困難時期,為了減輕國家的負擔,他自己養了一頭豬,每天早起晚睡,帶領全家人拔豬草,有時人都累病了。他養的那頭肥豬,在“八一”建軍節前宰殺了,還分給分區食堂一大半,此事后來受到《解放軍報》記者的登門采訪。[2]

          鞠躬盡瘁

          羅云將軍幾十年的戎馬生涯,不僅身上留下槍傷,還得了嚴重的風濕病,每當天氣一變,羅云疼得坐臥不安。隨著年歲的增長,工作的繁忙,羅云的風濕病復發日益嚴重,但他仍然忘我工作,就是在1962年被組織上批準離休以后,他還堅持積極參加政治學習和體力勞動。

          1966年,他糖尿病開始惡化,同時又發現肝硬化。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仍然保持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與疾病作頑強的斗爭,并堅持參加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每當毛主席著作學習日,他都要拄著拐杖前去參加。離休后的羅云,仍然一如既往地勤奮工作著。

          羅云患有糖尿病、肝硬化,走路時常感到腿腳無力。同志們和地市領導多次建議他到南岳山療養都被他一一謝絕了。他說,我已經這么老了,身體又不好,出去要帶隨員,需要花很多的錢。而我又做不了什么工作,出去療養,會給國家浪費錢財,給地方政府增加負擔。他常說,你們吃穿都是國家負擔,這是人民的血汗,如果不是工作需要,即使浪費一分錢,也愧對老百姓。游山玩水,大手大腳地花國家錢財,那不是共產黨人所為,而是國民黨作風。到晚年病重期間,他認為吃藥打針都是一種浪費,真正保持了一個共產黨人的本色。

          羅云常說,做一名共產黨人在黨內受點委屈算不了什么,在黨的歷史上,有很多好同志含冤死去,他們連中國革命的勝利這一天都沒有看到。比起那些同志,我很知足了,我們還有什么委屈不平而言。他常常用這些話教育那些在工作中犯了錯誤、受到組織審查、思想不通的人。

          羅云將軍真正做到了為人民利益而鞠躬盡瘁。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刻,他留下的最后囑咐是:我在革命的戰爭年代,在黨的領導下,身經百戰,無數和我共同參加戰斗的同志英勇犧牲,我還活著,看到了勝利,在我死后,不要舉行追悼會,希望把我的骨灰撒在我曾經頻繁轉戰的江西、延安的土地上,與長眠在那里的戰友在一起。

          羅云病重臥床以后,同志們都勸他安心靜養,不要談話,不要讀文件資料。他卻誠懇的說,請你們理解一個老人的心情。我的時間不多了,還等何時。說完又輕聲呤誦“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灰淚始干”的詩句。

          1968年11月24日,羅云在廣州軍區總醫院的病床上安祥地離開人世,其戰友在一首挽聯上寫道:身經百戰驅虎豹,艱苦萬般膽未寒;只為人民謀幸福,粉身碎骨也心甘。

          1968年12月,湖南省軍區政治部追認羅云為革命烈士。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