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隆回匪首陳光中的末日

        添加時間:2018-01-03 11:14:34 來源:大邵兒女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陳光中的末日

          文正章

        隆回匪首陳光中的末日

          解放前夕,陳光中曾是我們邵陽聲名顯赫的大官,也是個惡貫滿盈的匪首。本文不說他為官時的淫威,也不說他為匪時的罪孽,單說他1949年12月5日至6日凌晨被人民解放軍生擒時的經過。

          陣光中拼湊起來的“反共義勇救國軍”,幾天前還有2600余人槍。自11月28日起,在人民解放軍158師和隆回、新化、武岡人民的圍剿之下,通過幾次大的戰斗,其主力已被全殲。12月5日,他率領殘兵竄到了洞口縣巖山鄉一帶的大山里,清點人數時僅剩下妻小、馬弁和貼身警衛等50余人,整天逢山爬山,遇水涉水,在深山老林之中蛇行鼠伏,企望突越邵安公路線,與武岡匪張云卿會合。然而,無論逃到哪里,哪里都會碰到解放軍,可謂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直到夜幕降臨時,他們驚魂甫家,才記起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加之時值隆冬,寒氣襲人,所帶被蓋與棉衣,奔命途中全甩了。俗話說,寒冬一夜似一年,何況已逾天命之年的“陳總司令”正在發高燒、打擺子,怎能經受住這凍餓交加的折騰?盡管他腰纏萬貫,但此時此地,金錢再多也無濟于事。他們決意冒險出山。才走了不遠,突然發現前方有幾處微弱的燈光。“有光的地方一定有民房”,匪徒們精神一振,趕忙向有光的地方摸索前進。

          這里確實有民房,而且是個小山莊,名叫禾犁樹(即洞口縣巖山鄉雙龍村禾犁樹組)。這里地形復雜,溝壑縱橫,隘口有一棵胸圍丈余的古樹,距古樹200米處,有座伙鋪,鋪對門不遠處有兩戶人家,鋪右邊有座紙槽屋。疲憊不堪的匪徒們,決定在這村子里投宿過夜。

          一個小匪徒敲開了店鋪的大門,向店主哀求道:“老大爺,要麻煩您給辦餐飯吃,一定照數付錢。”平素窮兇極惡、欺凌百姓的殺人魔王為了活命,不得不低三下四,露出了一副可憐相。

          店老板心中一楞,斷定他們是被解放軍追得走投無路的土匪,沒好氣的答道: “辦餐飯容易,但是,沒有么子好菜,吃酸菜行嗎?” “吃酸菜?行!”小匪徒喉嚨里伸出了手,趕忙應承。 “飯可要多煮點啰!”

          “還有幾個人要在您這里住宿,一并付錢”。 “您屋里有好打埋伏的地方么?” “您屋里另外住著什么人?” “您屋里„„”

          其它一些匪徒們七嘴八舌,問個不停,店老板懶得回答,轉過身子去房里打米做飯去了。

          接著,陳光中及其兩個姨太太和貼身警衛10余人,走了進來。其余30來個匪徒,分別住進另外兩戶和紙槽屋里。

          匪徒們布好崗哨,狼吞虎咽地吃守飯,就分批睡覺了。陳光中坐在柴火灶邊,沒有吃飯,也沒有睡覺,只是不斷地喘氣;兩個姨太和幾名衛兵,屏聲靜氣地蹲在他的身旁。“老魏吧?你們給我找魏參謀長來呀!”陳光中睜開無神的雙眼,四面窺視著。“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你的那位‘忘年交’,在我們昨天過山門時,早已當了逃兵,我恨不得割他的肉,你還戀著這個不講信用的老東西干什么!”兩個姨太太聽見陳光中喊老魏,心中就來了氣。比陳光中大10多歲的“參謀長”魏龍馳,這年8月曾親自到邵陽迎接他來六都寨任隆回縣縣長;10月23日,又隨他逃離六都寨;上山當土匪后,又協助他拼湊了“反共義勇救國軍”。幾個月來,陳對魏言聽計從;魏對陳死心塌地。竄圳上、犯榔塘、戰車水、奔黃金井、越土嶺界、過龍莊灣,時時為他出謀劃策,還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與總司令同生死、共存亡”。豈料這回過山門時,這位魏高參見陳部大勢已去,便不辭而別——化裝逃跑了。聽了姨太太一番話,猶如火上澆油,陳光中咬牙切齒地說:“現在是疾風知勁草的時候,誰象這老狗乘人之危,落井下石,饒不了他!”繼而仰天長嘆:“天哪!你真要降下‘破田之年兩七七’(注)的厄運嗎?”他點燃一根線香,插在身旁,還是坐在灶邊,閉目養神。同時吩咐妻小和左右就寢安宿。不知睡了多長時間,反正那根線香還未燃完,紙槽屋那邊傳來了“叭叭”的槍聲。

          原來是熟悉禾犁樹院子地形、綽號“肖松和尚”的農民,領著追剿部隊——人民解放軍158師473團3連1排指戰員,從山那邊順利地通過了隘口,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了這里,趁土匪崗哨交接班的空隙,迅速形成了包圍圈。匪徒們萬萬沒有料到,他們逃到這小莊才個把時辰,就被包圍住,成了籠中之鳥。隨著兩聲槍響,解放軍的“連珠炮”——機關槍也“噠噠噠噠”響了起來,凄厲的沖鋒號劃破了寧靜的夜空,沉寂的小山莊沸騰了。匪徒們慌做一團:膽大的倉惶應戰;膽小的,呼爹喊娘。陳光中的兩個姨太太嚇得屁滾尿流,跪在老板娘床前,一個哀求說:“奶奶,救命啊!他們進來了,只說我是您的女兒。”一個發誓說:“好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來世變牛做馬,報您的大恩。”可是老板娘毫不理睬,她們只好往床底下鉆。這時,房門“吱”的一聲被推開了,隨著“繳槍不殺”的喝令,進來了兩位解放軍。她們知道這是竹雞躲災,只得從床底下爬了出來,一個個滿頭蛛網滿臉灰,活象罩上了假面具的怪物。人稱“小諸葛”的三姨太剛站穩身子,就將一大把光洋“嘩啦啦”往地上甩,妄圖趁解放軍戰士俯身拾取時,掏槍沖出去。但是,兩位戰士的手槍一動也不動地對準她的胸膛:“還耍什么花招,你把我們看成什么人?!”解放軍戰士一邊警告,一邊責令把光洋拾起來。兩個姨太太不敢不從,只好舉起了雙手。

          再說陳光中這只狡猾的老狐貍,聽到第一聲槍響就知道大到會臨頭,立即甩掉隨從,獨自從后門開溜。他使盡全力攀住屋后土坎上的紫竹想往上爬,然后鉆山逃走。因土坎松裂,幾次爬到中途又跌下。這時,一位搜查陳匪下落的解放軍戰士跨出后門,只聽到“嘩”的一聲響,他定神一看,原來是土坎下跌倒一個上了年紀的人。解放軍戰士迅速判定出老者的身份,舉起沖鋒槍,快步上前,幽默地說:“你不是大名鼎鼎的陳總司令嗎?哎唷,起來吧,快起來!”“咳咳咳咳,我該死,我該死!”嚇得陳光中跪在地上,畢恭畢敬地舉起了雙手。

          與此同時,住在其它幾處的匪徒也都乖乖地當了俘虜。

          戰斗結束,天已大亮。清掃戰場,擊斃匪徒2名,俘虜50余名,繳獲長短槍100余支,金銀珠寶幾皮箱,解放軍戰士僅犧牲1人。戰利品堆放禾場上,陳光中和所有俘虜也都被押在這里。解放軍戰士端著沖鋒槍,列隊站兩邊,一個個生龍活虎,英姿煥發,村民們奔走相告,紛紛趕來看熱鬧。

          一位解放軍排長問陳匪:“陳光中,你今天落在咱們手里,還有啥要說?”陳光中避著解放軍咄咄逼人的目光,低著頭,一言不語。

          “那么,你就對你的部下說幾句吧!”

          陳光中終天開口了,他耷拉著腦袋,無可奈何地說:“弟兄們,到了這一步,我也沒辦法,你們愿意跟(解放軍)去的,就去吧;不愿意去的,就回家。”經解放軍允許,由陳的兩個姨太太,從擺在禾場上的那堆光洋里,給要求回家的人發了光洋做路費。

          最后,場上的俘虜只剩下陳氏夫婦3人了,陳光中對他的兩位姨太太說:“現在成了籠中鳥,我連累了你們。哎!都怪——怪我糊涂,一貫糊涂。”

          “不!你不是一貫糊涂,而是一貫反動!”排長的話一針見血。“你20年前在蓮花剿共,每天殺人割下的耳朵幾麻袋,難道是糊涂?今年程潛省長來邵陽,要你起義你不從,黃杰要你反共你緊跟,難道上糊涂?前不久,李覺將軍專程前往你的駐地,勸你棄暗投明,你反而破口大罵,難道是糊涂?”

          陳光中被問得啞口無言,吶吶地說:“那么,你們把我交哪里處理?”

          “把你押送邵陽,交人民處理!”

          這句話如雷貫耳,陳光中嚇得渾身象篩糠一樣。因為他也懂得血債要用血還的道理。

          19天后,即1949年12月25日下午2時,在邵陽市飛機坪召開了3萬余人參加的聲討宣判大會,集“惡霸、地主、土匪、特務、流氓、地痞”于一身的亂世梟雄陳光中,終于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根據調查訪問并佐以報刊、檔案資料整理)

          注:“破田之年兩七七”。“破田之年”批1949年農歷己丑年,“田”字去第一劃為“丑”;“兩七七”指當年七月閏七月,蔣介石逃往臺灣,“七”——“泣”諧音,暗指反動派泣不成聲。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最新排行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