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李 薰

        添加時間:2017-08-30 10:40:05 來源:網絡摘編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李熏,物理冶金學家,科學研究管理專家,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1993年改稱院士)。他早年從事鋼中氫的研究,進一步奠定了研究鋼中氫的科學基礎。他創建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成績卓著;堅持科學研究面向經濟建設,重視基礎理論研究,對中國科學技術事業的發展建樹良多。

          生平簡介

          李熏, 1913年11月20日出生于湖南省邵陽縣(現屬邵東縣)。其父與蔡鍔同窗,民國初年,曾就官江西省南昌府為知縣,1925年,回歸故里,家道中落。1926至1931年,李熏先后就讀于長沙育才中學、明德中學、長郡中學和岳云中學。1932年高中畢業,因成績優異被保送湖南大學工學院礦冶工程系學習,連年獲得獎學金。畢業后,李熏任長沙楚怡高級工業學校教員。

          1937年湖南省舉行公費留學考試,李熏名列榜首。同年8月入英國雪菲爾德大學冶金學院深造,受業于安朱教授,頗得青睞。1938年他獲布倫頓獎章和獎金;1940年取得哲學博士學位。隨后留該校研究生部負責指導部分研究工作,培養出不少冶金學家。1946年南京國民政府曾授意中央研究院干事薩本棟教授聘請李熏回國就職,他托辭謝絕。1950年,雪菲爾德大學授予李熏冶金學博士學位,李熏是中國唯一獲此殊榮的學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李德全和周培源率團訪英,團員涂長望特邀李熏至倫敦,當面懇請他回國。不久,郭沫若院長又寫信,代表中國科學院邀他回國籌建研究所。李熏遂邀集在英的柯俊、張沛霖、張作梅、莊育智、方柄等共商建所事宜。1951年8月,李熏取道香港,回到中國。

          李熏于1955年被選聘為中國科學院技術科學部學部委員,1961年12月20日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歷任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研究員、所長、名譽所長;中國科學院沈陽分院院長兼中共黨委副書記,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黨組成員、主席團成員、技術科學部主任;他是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第二屆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金屬學會副理事長,《金屬學報》主編;并曾當選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屆代表和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在遼寧省工作期間,曾任中共遼寧省委委員、遼寧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主任,遼寧省科學技術協會代理主席等職。

          1983年初,李熏肺炎初愈,為探討中國科學院和所屬有關研究所面向冶金工業建設的新途徑,全面考察中國新建的冶金工業,由寶山鋼鐵總廠回京不久,即赴攀枝花鋼鐵公司、長城鋼廠、武漢鋼鐵公司等地考察,在考察中,途經昆明時,于1983年3月20日凌晨去世,時年70歲。

          冶金研究

          20世紀40年代,李熏在雪菲爾德大學安朱教授指導下,從事鋼中氫的研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飛機曾發生過突然斷裂事故。李熏苦心鉆研,發現鋼中含氫是造成事故的主因,并弄清了鋼中含氫產生白點需要孕育期和鋼中去氫的規律,解決了長期存在的問題。

          李熏等找出了鋼中氫含量及機械強度與發裂的關系,即每100克鋼中含氫達2毫升時,就能降低鋼的塑性。而當時一般生產的鋼,其含氫量高達4~6毫升左右,鋼的氫脆難以避免。造成發裂的鋼含氫量一般較高,氫在鋼中的擴散率和溶解度是鋼產生發裂與否的兩個重要因素。李熏等提出一個理論,即在缺陷附近由于氫的聚集而產生內壓,導致裂紋。此壓力的形成,則是由于高溫時原子氫向缺陷擴散,在室溫下原子氫變為分子氫。這些分子氫不能擴散,因而產生巨大內壓力,使鋼發生裂紋。當有碳化物存在時,氫與碳化物反應形成甲烷,其壓力也足以產生裂紋。冷加工時伴有缺陷生成,從而增加分子氫含量,促使氫脆萌生。李熏在1942至1948年間,關于鋼中氫的研究,發表了一系列有價值的論文,為鋼中氫的研究進一步奠定了科學基礎,受到人們贊譽。

          管理工作

          金屬研究所是中國科學院成立后新建的第一所大型研究所。李熏在籌建中首先面臨的是建成什么樣的研究所和建在什么地方的問題。他留學英國的學術成就主要是在金屬學方面,但國內當時正值三年經濟恢復時期和第一個國民經濟五年建設計劃的前夜,首要解決的是鋼鐵生產問題,而重點又在冶煉。他不顧本人學術專長,決定以冶煉、燃料、耐火材料為建所主要內容。研究所選址時,他考慮,中國重工業基地在東北,選址當以沈陽為宜。1951年冬,李熏等一行到沈陽南郊五里河子,在一片荒地上,歷時年余建成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

          李熏主持金屬研究所30年,成績斐然。1978年英國金屬學會訪華代表團在中國參觀后,發表文章說:“中國冶金方面的研究所,水平參差不齊,而其高點可能是在沈陽的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

          綜括李熏辦所的成就,有四個方面特點:

          1.金屬研究所建立初期,李熏主要抓三方面研究工作:一是接受國家任務,為武漢鋼鐵公司,包頭鋼鐵公司的興建,集中選礦研究室全部力量和分析化學室大部分人員,從事大冶和白云鄂博兩鐵礦的選礦研究,并調集耐火材料研究室的主要研究力量,配合地質勘察,為蘇聯援建工程提供技術設計的科學依據;二是指導耐火材料研究室為鞍鋼煉鋼平爐強化冶煉過程,對新發明的鎂鋁磚深入研究使用損毀機理,奠定科學基礎,并與鞍鋼合作,改進煉鐵高爐用高鋁磚的質量;三是研究提高鋼質量,強化煉鋼過程。例如,與大連鋼廠合作,在國內首先實現電爐氧氣煉鋼。為鞍鋼當時生產鋼板、鋼軌等,從壓力加工到熱處理,研究改進質量;并建立測定鋼中氫、氧和非金屬夾雜物的技術培訓工廠檢驗人員。同時結合改進鋼質量,開拓了冶金過程物理化學研究。他的學術成就榮獲1956年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三等獎。

          50年代末,國內冶金科技力量逐漸成長,國際上科技發展步入新階段,李熏審時度勢,引導金屬研究所在研究方向上作較大轉變。從以服務于鋼鐵工業為主轉變為主要發展新材料、新技術和相應的新的測試方法。他組織力量,建成高溫合金、難熔金屬、金屬陶瓷、鈾冶金、二氧化鈾陶瓷核材料、熱解石墨等研究室,增強研究高強度鋼和合金鋼的人力,在較短的時間內,成效顯著。金屬研究所為中國成功地爆炸第一顆原子彈,發射第一枚重返地面的人造地球衛星、造出第一架超音速噴氣飛機、建成第一艘核潛艇等,成功地研制出某些關鍵材料,作出了重要貢獻。

          1971年,某廠因金屬材料脆斷,影響幾百架機交付使用,周恩來總理和葉劍英元帥親自過問此事。李熏受命帶領幾位科技人員到現場實地考察,很快得出結論。在葉帥召集的會議上,周總理和葉帥均對李熏和金屬研究所的工作獎勵有嘉。似此失效分析,探知事故起因,尋求改進工藝和材料的途徑,一直是李熏重視的工作方向。

          2.開發智力,培養人才,量才以德,知人善任。為組建金屬研究所,李熏努力羅致人才,先從留英人員中邀請了張沛霖、張作梅、莊育智、方柄、柯俊等,又在北京特邀了葛庭燧、何怡貞夫婦,還有隨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選礦研究室、大連工業化學研究所耐火材料研究室和擬議中的工業檢驗所合并來的張綬慶,譚丙煜、劉靜宜、梁樹權等高級研究人員。李熏主動誠摯地團結他們,充分發揮他們的才干。50年代中期,國外回來的學者如師昌緒、郭可信、斯重遙,吳鼎銘等,在李熏的禮遇下,也均來所任研究員,各自開拓學術領域,作出了卓越貢獻。

          金屬研究所成立初期,國家分配來一批大學生,他們缺乏鋼鐵工業生產知識,李熏提出邊建所、邊工作、邊培養、邊學習的原則,組織高級研究人員授課,同時組成工作組,派赴鋼廠學習生產實際經驗。

          金屬研究所經常舉辦講座,邀請著名學者前來系統講課。李熏和所有參加學習的人一樣,一同聽講,一同考試??荚嚦煽儚埌窆?,李熏總是名利榜首。他這種冶學嚴謹,學而不倦的精神,為金屬研究所樹立優良學風起到了表率作用。

          李熏十分愛護知識分子,關心他們的工作、學習和政治進步。對有真才實學的科技人員,大膽放手使用,對持不同學術觀點和見解的人,融洽合作共事、團結一致。曾有研究人員數人,先后因夫妻分居兩地等原因,調離金屬研究所,分別在北京、洛陽等地安排了工作,但事隔不久,又均向李熏懇切求歸,經同意,又陸續回到沈陽。李熏倍受人們敬仰,也是促進全所團結進步的重要因素。

          3.李熏經常勉勵研究人員樹立雄心壯志,勇于探索,不要簡單模仿和重復前人已有的工作。要“有所發現,有所發明,有所創造,有所前進”。他風趣地說:要“五洋捉鱉,不要甕中捉鱉”,“要做老祖宗的工作”。比如“18-8”不銹鋼便是不銹鋼的“老祖宗”,其后許多不銹鋼都是從它發展繁衍起來的。他以辛辣的語言諷刺那些只會改變不同成分配料,以此來獲得“新”鋼種的研究方式,稱之謂“炒菜”,語重心長地告誡科技人員說:“‘炒菜’誰都會,只要有鍋灶,如果長此以往,就會落在別人后面。”

          1956年,李熏參加制定全國《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當時就提出應發展轉爐吹氧煉鋼技術。1957年訪蘇歸來,考慮到開拓噴氣和航天技術的需要,發展高溫和高強度是金屬和合金材料的動向,因而確定主攻高溫合金等研究領域;在研究變形高溫合金的工作進行到一定階段時,分析其生產上和性能上難以進一步飛躍,又提出采用精密鑄造工藝研究制造高溫合金渦輪葉片。李熏從事科學研究,密切注意世界發展前沿,堅持以發展前沿為研究基點,從而取得較大的成果。

          4.堅持實事求是,力戒弄虛作假,倡導嚴謹、嚴肅、嚴密的學風和作風。李熏冶學嚴謹,嚴格要求科研人員和研究生,一篇論文,必須千錘百煉,才能出手。他的文章、報告和講話,都親自動手起草文稿,從不假手于人。一次,有一研究人員處理實驗數據不夠嚴肅,任意取舍,另一研究人員有偽造數據之嫌,他分別對其嚴厲訓誡,全所通報,并予降級處分。

          學術活動

          1956年,中國編制十二年自然科學遠景發展規劃綱要,李熏主持冶金科學技術部分,規劃出中國冶金事業發展藍圖。1962年起,國家又多次邀集專家規劃全國科技事業的發展,他均負責冶金學科。其后,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先后選任他為冶金組和冶金新材料組的副組長,歷時20余年,他團結協調各方面的力量,發揮自己的才能和智慧,引導著冶金科技事業的進步。

          李熏為中國科學事業所作的貢獻,除由他創辦金屬研究所培養出濟濟人才外,還支持組建了新的研究院所。如將選礦研究室和分析化學室的大部分遷至長沙合建成中國科學院礦冶研究所(現為冶金部長沙礦冶研究院);冶煉化學研究室的煉鐵部分并入中國科學院化工冶金研究所;耐火材料研究室調往上海合建中國科學院硅酸鹽研究所;核材料研究部分調往成都新建西南反應堆工程研究設計院。

          1960年,在李熏和葛庭燧的積極推動和親自參加下,先在長春召開全國性的有關位錯和電子論的學習班,接著在沈陽舉行了全國金屬物理報告會,這是中國金屬物理學科進展過程中具有重要影響的大事。

          李熏熱心學會組織的活動。他是創立中國金屬學會的發起人之一,是中國金屬學會第二、第三屆副理事長。他團結全國各部門、各地區的同行學者,超脫部門的干預和門戶之見,為促進冶金工業和冶金學科的發展而共同努力。李熏重視創刊和辦好《金屬學報》,他自任主編,堅持辦刊方針等原則問題,對論文審改一類具體編輯事務,均親自動手,不厭其煩?,F在,《金屬學報》已成為國際上知名的學術刊物之一。他也是《中國科學》的編委、科學出版社出版的《材料科學叢書》的主編、《中國大百科全書•礦冶卷》編委會副主任。曾親自撰寫冶金學和金屬學條目。

          李熏早在50年代就提出擴大稀土元素資源的綜合利用,在他的組織和推動下,金屬研究所堅持不懈地進行研究,取得一系列成果。國家科委于1965年成立稀土和鈮在鋼中應用的領導小組,他任組長,曾召開多次學術報告會,推動了全國有關研究工作。在中國還未探明鎳鉻礦藏的早期,李熏就組織力量開展鉻錳氮不銹鋼的研究。自1959年起,金屬研究所對鐵錳鋁合金系進行較系統的開拓性研究,為發展低溫、無磁和耐熱鋼起了指導作用。

          1981年5月,李熏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和技術科學部主任。他洞察當時中國科技體制存在的弊端,譬如,科學技術如何面向經濟建設;如何改變研究所吃國家的“大鍋飯”和研究人員吃研究所的“大鍋飯”;如何沖破人才的地區和部門所有制的約束;如何開發智力和更新知識等等。他積極依靠學部委員,切實加強學術領導。到任不久,即倡議分期分批組織學部委員對所屬各研究所進行評議,除了改進中國科學院和各研究所的工作以外,并為后來全國推行科學技術體制改革起了先導作用。他也曾組織有關學部委員和同行專家,討論中國計算機和大規模集成電路的發展,向國家提出了積極建議。

          1983年3月,李熏應《經濟日報》記者采訪,發表過有關改革科技體制的談話。他說:“科學技術要為經濟建設服務,一個突出的問題就是要打破部門所有制,讓科學技術和經濟建設拉起手來。”設想“能不能盡快地成立一些科研生產聯合體,比如成立一些大型的科研生產聯合公司,”“打破部門界限,實現人才交流,實行科研和生產的大協作。中國科學院可以與企業聯合辦研究機構,辦技術開發公司,辦開放實驗室,辦科技培訓班。”

          個人品德

          李熏秉性耿介,堅持實事求是,一生主張按照科學規律辦事。

          1958年,全民大煉鋼鐵,金屬研究所也受到沖擊。但李熏并不盲從,估算從運入原料,燃料到出鋼出渣,即使金屬研究所停止工作,全力以赴,也不能完成任務,遂巧妙地向上級建議,由金屬研究所派出兩個小分隊,指導土法煉鋼,使所內免遭一場災難。其后,“超聲波運動”又起,沈陽市有人設想改變鐵西工廠區的嚴重環境污染,建議推倒全區煙囪,改為“超聲波”煤氣化,并大有躍躍欲試之勢。李熏在此關鍵時刻,認真提出:“要是我的話,先推廣煤氣,后扒煙囪。”充分表現了他對人民、對國家財產,對科學負責的精神。

          1965年,上級要求“三線”建設,金屬研究所是中國科學院的重點,必須遵照“靠山、分散、隱蔽”三條指示,限期遷徙。李熏實地考察歸來,認為“三條指示”要辦到不難,可惟獨不利于科學研究工作。因此,堅持不輕率行動,不隨便遷移。

          “文化大革命”中,李熏雖處于自身不保的境遇,仍千方百計保護金屬研究所、保護科技人員。60年代末,科技人員被遣送農村插隊落戶。李熏不失時機地一批一批抽調他們回所,避免了人才流失。金屬研究所“革命委員會”成立后,上級軍管部門強令一律無償調出當時不用的儀器設備,送交生產廠礦。當時研究工作幾乎停頓,儀器設備自然閑置。如按單上項目調出,金屬研究所必將毀于一旦。李熏采取拖延和搪塞的辦法,躲過了風頭。

          在金屬研究所的30年,李熏常在夏夜綠蔭道旁,與工人對奕,工余在宿舍與青年科技人員談心,體察群情,掌握思想脈搏,遇有問題,解決于萌發之初。他特別關心中年科技人員的困難處境,奔走呼吁,寄以無限同情。他博采眾長,兼收并蓄,樂于聽取不同意見。李熏勤奮好學,誨人不倦,廉虛謹慎,數十年如一日。在學術研究中,他勤于探索,勇于創新,有深湛的文學素養,思想敏捷,性格爽朗,善于詼諧,辛辣其詞,而雋永深刻其意。

          主要論著

          1 李熏.《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是怎樣建立起來的》.《科學通報》,1954(6):47.

          2 李熏,陳文繡,楊維琛等.《冶煉過程中鋼液含氫的變化》.《東北科學匯報》,1954,4:314.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