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竹舟江原來名叫竹雞江

        添加時間:2017-12-09 19:16:05 來源:大榮山苗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今日竹舟江

          竹舟江原來名叫竹雞江

          竹雞江是哪里?竹雞江就是綏寧縣竹舟江,原為竹舟江苗族鄉,現已并入河口苗族鄉。

          竹舟江在地方史料中的記載,因其歸屬地在歷史上搖擺不定,一段時期屬綏寧縣管轄,一段時期又屬會同縣管轄,至使其在史料記載中被邊緣化,鮮有記載。查閱史料關于竹舟江的有關記載也是建國以后的事。史料記載如下:

          原竹舟江苗族鄉,距縣城長鋪鎮17公里。民國末年,大部屬會同縣豐山鄉,小部屬綏寧長樂鄉和東鵝鄉。1951年8月,會同縣所轄的竹舟江、新田、彭家、聯溪、巖灣、老團等地劃隸綏寧縣;1956年建立竹舟江鄉,1958年改為竹舟江人民公社,1959年與楓木團、麻塘、聯民公社合建為河口人民公社;1961年9月再設置為竹舟江和河口兩個公社;1984年公社改為鄉; 1985年改為竹舟江苗族鄉;2015并入河口苗族鄉。

          竹舟江舊圖

          關于竹舟江的來源及相關史料,筆者曾委托合同縣一位民俗專家查閱相關史料,結果會同會縣方面的史料無記載。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綏寧與會同兩縣在建國以前的史料中沒有發現關于竹舟江的記載,期待以后能在相關史料中發現。建國以后關于竹舟江地名的記載有兩條:

          據《湖南地名志》載:“古時多竹,居民常用竹排當舟渡巫水河為名”。

          《綏寧民族志》載:“竹舟江,原為祖籍江。唐末為‘飛山蠻’轄地,元,明為楓香峒轄地,清為楓樂里轄地。久而久之,人們乘竹筏過河,故諧音改稱竹舟江。”

          現在,縣內解釋竹舟江之名的來源都是采用以上兩條。筆者原來也對這兩條的解釋深信不疑,還在一些文章中把這兩本書的觀點作論據運用。后來,隨著筆者對綏寧歷史和民俗傳統文化研究的深入,發現了其中的兩個問題。

          今日竹舟江

          第一,竹舟江是以竹做舟過巫水河而得名嗎?“古時多竹,居民常用竹排當舟渡巫水河為名”。“久而久之,人們乘竹筏過河,故諧音改稱竹舟江。”兩書記載意思是一樣的,說的都是以竹做舟過巫水河。竹舟古文中為竹筏。明朝時徐渭有《七里灘》詩之二:“竹舟欲過從何處?無數游魚磕額回。”竹舟江之名的來源,史料中沒有記載,民間沒有說法。從大的方面來說,竹舟江之名曾經是巫水河的總稱。據史料記載,湖南省沅水一級支流,即古運水(古稱雄溪、熊溪、洪溪、運水、竹舟江)。屬古時所稱的沅水流域之五溪之一。巫水流經城步、綏寧、會同、洪江4縣(區),全長244公里,流域面積4205平方公里,河流坡降1.81‰。流域內峰巒重疊,河道蜿蜒于松杉竹林間,為湖南省主要森林地帶之一,竹木出產豐饒。

          古時,巫水河流域交通長期主要以水路運輸為主,巫水河綏寧段隨著商埠向上游發展,巫水河曾出現多個以商埠之地名作為名稱的。巫水河最早的名稱為熊溪、雄溪、洪溪,均是以洪江地名為名稱,竹舟江,是最早以綏寧地方名字作為巫水河的名稱。竹舟江當時是除洪江之外,巫水河上最大的也是最早的商埠,直到解放前,竹舟江還非常繁華,有商鋪門面上百家,停泊般只的碼頭四個,各行各業皆聚集于此,有“小洪江”之稱。后來由于湘黔驛道的拉通,穿過黃石峒(今天綏寧縣城長鋪鎮),黃石作為新興的商埠和綏寧的交通樞紐逐步繁榮起來,巫水河在綏寧段被稱為黃石河。后來,湘黔古驛道經過的黃石上游的田心成為最繁華的商埠和水陸交通樞紐,且為湘西南最大的稻米交易市場,田心對岸的李家村古時稱雙溪,并在田心和雙溪之間設有雙溪官渡,因此,從哨溪口(本地苗語原意稱雙溪口,系用漢語記名之誤)以上為的巫水河為雙溪,哨溪口以下巫水河仍稱為黃石河。由此看來,竹舟江是綏寧縣境內巫水河流域史上最早開設的商埠,直到解放前仍然繁華。由此也可推斷,巫水河之古名竹舟江,確是竹舟江這個地名而得名。但問題是,巫水河兩岸確實竹產豐富,唯獨竹舟江竹林資源很少(近幾十年發展竹產業栽植竹林不算),偏偏不是竹子主產區的地方為什么叫竹舟江呢?

          今日竹舟江

          第二,竹舟江歷史上真的原為祖籍江嗎?《綏寧民族志》載:“竹舟江,原為祖籍江……久而久之,人們乘竹筏過河,故諧音改稱竹舟江。”,筆者不知“祖籍江”典出何處,查篇所有的古典籍,竟無一處記載竹舟江為“祖籍江”。筆者遍訪民間,也沒有到這種說法。當然,古時的苗人也不可能取這種文縐縐的漢語名,倒有可能是后來人根據古人留傳,取當地土語的諧音。當然也許確有這個名稱,只是筆者才疏學淺沒有查到相關史料。即便確有“祖籍江”之名,其諧音也不可能是竹舟江這個名稱,而是與下面筆者要說的“竹雞江”的諧音更近。

          既然史料上的記載不可信,我們還是回到民間去尋找“竹舟江”之名的真正含義。要知道,一個地方傳承下來的語言,代表著一個地方居民歷史上的集體記憶,是先民們集體記憶中傳下來的歷史文化,特別是當漢語只能根據當地少數民族的讀音來記錄時,那么歷史上的記錄就很不準確,不能表達當地土著民族真實的字詞含義,由此,當地土著民族的語言就成了研究當地歷史文化的“活化石”。

          我們還是先聽聽竹舟江本地人今天怎么稱謂竹舟江。竹舟江人把竹舟江稱為“腳雞甘”(音),“腳”是“竹”的意思,“甘”是“江”的意思,“雞”的字面意思不變,這樣“腳雞甘”就是“竹雞江”的意思。還有我縣苗語區關峽人稱竹舟江為“diu(讀四聲中的上聲)雞溝”,其意也是“竹雞江”。在綏寧不管是南北,也不管哪種民族,他至今仍對竹舟江稱謂都是“竹雞江”。過去,竹舟江在周邊一些縣市區非常著名,老一輩的人大多數都知道有這個地方,這些縣市區是,城步、會同、洪江市、洪江區、以及靖州、通道、洞口、中方等,經實際調查發現,老一輩人都把竹舟江稱為“竹雞江”。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這么寬的地域,不同的語言,時至今日,為什么民間人們嘴上只說竹雞江而不說是竹舟江?其實,竹舟江和竹雞江雖只有一字之差,但其中歷史內涵相差十萬八千里,值得探究。

          竹舟江龍舟賽參賽隊伍

          要搞清楚這么大一片區域內的人們,為什么至今不認可以漢語記錄名稱的竹舟江,而是依然如故稱之為竹雞江,就得先從巫水河之名的源頭說起。巫水河最早的名稱為雄溪、熊溪、洪溪,雄、熊都是古苗人的自稱,洪則是雄和熊的音轉。到目前為止,同為五溪地區的鳳凰、花垣等縣的湘西苗族人自稱仍然為“仡熊”(果熊)或“仡雄”(果雄)。而居巫水河入沅水口的洪江區鄉下土著居民中,至今還保存了苗族古老的五大姓,只是他們因當時洪江市(現為洪江區)在落實民族政策不重視,錯過了申報恢復的機會,使他們至今還是漢族身份,但他們自古以來就認可自己為苗族。由此,巫水河古稱為雄溪、熊溪、洪溪,也就是苗族人以自已的稱謂來稱居住地之河,即為熊(雄)人之溪。這和今人所說的“祖籍江”倒是不謀而合。由此推斷,巫水河流域的苗族并不是什么遷徙而來的民族,而是這里的土著民族,這和吉首大學教授吳榮臻教授所編寫的《苗族史》結論一樣。(注:吳榮臻是《古苗疆綏寧》一書的作者之一)。為什么后來又取名為竹雞江了呢?這就和苗族古老的儺文化有關。古儺文化已被很多國內專家認定是南方蠻夷稻作民族創造的,苗族是南蠻最古老的稻作民族,苗族也理應是儺文化的創造源頭之一。與史官文化不同的是,史官文化只記錄了南方民族中行儺的表象,認為“儺”是一種驅逐疫鬼的行為,而南方多民族“儺”真正含義則是有祭祀稻神、田神、水神、鳥神、祖神等多種含義。而這些儺事活動,時至今日,在巫水河流域依然留存。如苗族的吃新節,祭祀的就是稻神與田神;巫儺法事中,法事從請水開始,祭祀的是水神,慶祖仙祭祀的是祖神。那么祭祀鳥神還有沒有呢,表面上看不到有祭祀鳥神的儺事,在法事里確實也沒有關于祭祀鳥神的法事,但是在巫儺中,鳥神已溶入到了最高的神權之中。如牌帶,也稱綹巾,是巫儺中管理和調度各方神圣的指揮法器,在牌帶里就放入了老鷹的頭和羽毛,以鳥神(即太陽鳥)來統轄諸方神靈。又如,儺母南山小妹的頭頂上戴了一只鳥雀,還有一尊儺神像,叫神兵小姐,通常和儺公儺母一起敬奉,她的頭飾上有一只能蓋住腦袋的大鳥,其實這尊神像就是鳥神,只是后來的人把好人物化了。再如,綏寧苗族老人逝世,送葬時棺罩上扎一只大鳥,有雞、鶴等,其意為人死后歸天時由鳥神來引領。巫儺史研究專家認為,儺文化就是鸞鳳文化,其實就是鳥徽文化。在這里我沒有用圖騰兩個字,是因為這兩時髦的字來源于德國,時間比較近,與古綏寧的甚至古中國文化特征的表述不相符合,因此本為用“徽記”而不用“圖騰”之詞。關于古綏寧的原始的鳥徽文化,筆者將另著文說明。

          除了巫儺文化中的神鳥祭祀,綏寧本地有沒有以鳥為地名的?當然有,如竹舟江上游的關峽苗族鄉梅口村就有三個排列在一起,按古代時代發展遞進的地名,其地名是:雞婆沖——鳳凰——鳥壇,這就是一部歷史書一樣,擺在大地上,讓你去領會儺文化的發展過程,很有意思吧。又如,綏寧老縣城在市,史上以鳳為徽,又稱飛鳳徽城,蒔竹縣(綏寧縣前稱)以前稱徽州也是當地少數民族的自稱,為溪峒徽州,其名就取自飛鳳徽城。在市及附近鄉鎮,至今正月里還舞鳳凰,在全國都很獨特,在高是歷史上名符其實古儺徽城。鵝公也是以鳥類取名,至今鵝公的戲樓上還雕塑了兩只天鵝作徽記。還有一個地方容易被忽略,其名是最接近古儺的地方,那就是樂安鋪。鋪是驛站之名,樂安,本地人讀“儺安”,按南方少數民族古語序此為倒裝句,應為“安儺”,“儺”好理解,如上文所講儺是鳥神的意思,“安”按古苗侗語也是鳥的意思,又有“巫”的意思,那就是說“安儺”就是巫師祭祀鳥神的地方。為什么“安”字理解成“巫”,在關峽苗族鄉插柳村有一個叫大安的寨子,關峽苗語稱為“耷巫”(音),譯成漢語就是“大巫”。古時巫師在祭祀的時候,為了與儺溝通,穿的就是鳥羽毛服,所以又叫“鳥人”,“鳥人”就是古時享有很高地位的“巫”。

          電視劇《生死路上》(周康渝導演)在竹舟老街拍攝實景

          那么古人以竹雞江命名為何意?今洪江市境內的高廟文化遺址,曾被列為中國考古年度十大發現。高廟文化遺址的考古成果歷來不為綏寧所重視,事實上,高廟文化遺址與古綏寧為山水相連的同一區域,對研究綏寧的史前文明的意義非同一般。據專家考證,高廟文化遺址出土的文物都在7400年以前,其中祭祀場所,出土了大量太陽鳥的圖紋。那么太陽鳥和竹雞江有什么關系呢?首先我們要弄清竹雞是一種什么樣的鳥?,F在,綏寧民間一些地方稱竹雞為“報時鳥”,也有稱為“陽春鳥”。古時的人們不像現在能看到準確的時間,竹雞最大的特點就是準時叫喚,早上叫喚時,正是勞作中人們吃早飯的時候,傍晚叫喚時,就預示天快黑了,該回家了。竹雞春夏秋三季多在山腰和山頂活動,因此,其叫喚聲傳得很遠,人們容易聽到。冬季移至山腳、溪邊和叢林中覓食。聽到竹雞在什么地方叫就知道是什么季節。竹雞不是十分畏人,如果不受到侵擾,可在與人體相隔3~5米的可視距離內覓食或打斗。要知道,古老的農耕民族對時間和時序非常重要,竹雞又常在人們面前晃來晃去,是古人最熟悉的鳥。筆者仔細觀察了兩尊苗族儺神像上的鳥雀,其形狀就是竹雞。竹雞應該就是當時居住在巫水河流域的苗族部落的徽記。就像今洪江古城以熊、雄、江而得名,作為巫水河流域中最早被古人開發的竹舟江,被古人稱為竹雞江就不足為奇,而用漢語記錄當地語音的地名,因不準確,至今未被當地人認可,他們依然沿襲古人真實的叫法,只認竹雞江,而不認竹舟江。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最新排行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