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神奇的木屋

        添加時間:2017-12-02 09:56:28 來源:口述:歐陽日初、歐陽初開、歐陽素梅 整理:歐陽恩平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神奇的木屋配照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清朝乾隆年間,荷田鄉歐菜村歐菜坪的一座茅屋里住著一戶人家。男主人姓歐陽名德養,字玉涵,是個老實巴交的作田佬,租種著地主十幾畝水田,還在山界上種著幾畝苞谷。其妻劉氏,聰明,賢惠,不到四十歲,就已生下七個男孩,而且個個長得很好。由于人多勞動力少,盡管夫妻倆背曬日頭口咬土,一年四季忙不停,生活還是過得緊巴巴的。

          這年的夏秋之交,天老爺已有一個月沒下雨了,玉涵家也斷了炊,七個孩子餓得嗷嗷大哭。夫妻倆愁得坐立不安:去借高利貸嘛,息滾息,落雨背稻草,不行;去當土匪搶嘛,喪盡天良,更是不行。兩口子腦袋都想爛了,還是沒有想出辦法來。最后,玉涵無可奈何地說:“毛竹山譚老爺的稻子已有九成熟了,要不,趁夜去偷點禾穗來。”劉氏想到那是做賊,是壞良心的,但眼前沒有別的辦法,只得同意了。

          借著朦朧的月光,玉涵拿著筲箕摸到了財主譚魯侯的稻田。眼前的稻穗都勾頭了,沉甸甸的,在晚風的吹拂下,一擺一擺的,很是可愛。他張開手掌,正要捋禾穗,忽然一個念頭閃在腦袋里:“人家吃過年飯忙到現在,辛辛苦苦種的稻谷,還沒嘗鮮呢,就被我偷了,是壞良心的,這谷子不能偷啊!”他把手縮了回來,呆呆地站在田埂上,一袋煙工夫后,他拿著空筲箕回家了。

          劉氏看到空手回來的丈夫,沒有埋怨,只是用手揩著眼角的淚水。那些年幼的孩子都睡了,而年歲大的好像已懂事,都看著父親發呆,像是在祈盼。這些眼光像一根根鋼針扎在玉涵心里,他的心碎了。明天吃什么?明天吃什么呢?……

          他第二次來到譚財主的稻田,當伸出手時,腦子又想起:“人家吃過年飯忙到現在還沒嘗鮮呢,我就偷吃了,良心哪去了?”他把手縮回來,孩子們的眼光又好像鋼針一樣扎著自己的手。他的手就這樣伸出去、縮回來,縮回來、伸出去,猶豫了好幾次,總是下不了手。兩袋煙工夫后,他拿著空筲箕走回家去。

          此刻已是四更天了,孩子們都已入睡,玉涵下定決心不再去稻田那邊。正要脫衣躺下,一個聲音傳來:“媽媽,我餓,我要吃飯!……”這是孩子在說夢話。這夢話又像刀子刮得滿身疼痛,他不想睡了,嘴里嘟囔著,“明天吃什么?明天日子怎么過呀?……”他一咬牙,心一橫,又拿著筲箕出了門。

          第三次來到譚魯侯的稻田,他暗暗下死決心,如果還是空手回去,也枉為男子漢了。于是鼓起勇氣伸出手,當手指快要觸到稻穗時,“良心”忽然像個巨人把手擋了回來,隨即腦海又翻騰開了:“人家吃過年飯忙到現在,辛辛苦苦種的稻谷,還沒嘗鮮呢,我就偷吃了,就是賊??墒遣煌迭c回家,明天日子怎么過?吃了人家種的谷子,良心就沒了,賊名就永遠背上了。做賊可恥,可恥!餓死就餓死,餓死不做賊。”他在田埂上走過來走過去,心中的話竟從嘴里蹦了出來。三袋煙工夫后,他還是空著手離開了稻田。

          第二天清晨,玉涵打開門,譚魯侯的長工老三早已站在門口。老三說:“玉涵,我家老爺請你去!”玉涵頓時像掉在冰窖里,“壞了,谷子沒偷成,賊名上身了,看來要吃官司了,可又有什么辦法呢?不去也得去。”

          進了譚財主門,玉涵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滿以為財主是怒氣沖天的??墒浅龊跻饬?,譚財主滿臉笑容,連連招呼“坐坐坐”。不但這樣,桌子上還擺滿了酒菜。玉涵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只是木然地站著。譚財主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笑著說:“玉涵老伙計,喝酒吧!”說著拉住玉涵的手入了座。接著一邊篩酒一邊說:“玉涵,昨晚的事老三已經對我說了,你三次到我田里都沒偷我的谷子,你的心腸太好了,我都感動得流淚了。”原來昨天晚上,長工老三一直潛伏在田角的高坎底下,防止賊來偷谷子。他對玉涵的一舉一動看得真真切切,對玉涵的一言一語也聽得清清楚楚。當玉涵拿著空筲箕第三次回家時,他也立即回家把情況一五一十報告給了譚財主。

          懸在心中的石頭落下了,玉涵說:“你家辛辛苦苦種的谷子,我不能偷吃,人要講良心啊!”譚財主不停地給玉涵夾菜,不停地稱贊:“玉涵,你是天底下最有良心的人了!這樣吧,我送你兩擔稻谷和一些臘肉度災荒吧!別把孩子餓著了。”真是好人遇到好人了,玉涵熱淚雙流,千恩萬謝,叩頭不止。

          兩擔谷子解決了饑荒問題,可是又一困難來了。天氣越晴越高,小溪斷流了。玉涵種的遲熟稻子正在揚花灌漿,沒有水分供給,全是空殼。山界上的那些苞谷,也像是被火熏了似的,哪還有什么收成。吃完這兩擔谷子怎么辦?總不能巴望著譚老爺再送谷子?,F在唯一的辦法是種秋蕎,可是秋蕎種子哪里來?玉涵兩口子又愁得睡不著覺了。消息很快傳到毛竹山,譚魯侯當即派人送來了一擔蕎子。玉涵喜出望外,立即帶領全家種秋蕎。蕎子種下三天后,天降一場喜雨,接著又下了幾場透雨,蕎子長得異常茂盛,秋后竟收了幾十擔蕎子。這些蕎子充實了玉涵的家底。往后的幾年里,風調雨順,世界太平,加上全家勤勞耕作,精打細算,玉涵漸漸小有了積蓄,于是決定修建蓋瓦的木料屋子。蓋屋子很有條件,親爺老子(岳丈)就是當地有名的木匠。選好良辰吉日后,劉木匠就帶著徒弟來了。

          這劉木匠有一個嗜好,最喜愛吃雞鴨的胗子下酒,如果吃只雞沒吃到雞胗,就好比這只雞沒吃到。他看到女兒家的雞鴨一大群一大群的,非常高興。心想,飽享雞鴨胗的口福是不成問題的。

          木屋起手這天,玉涵夫婦擺了兩桌酒席,老木匠被推上了首席。對于他來說,坐第一席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吃到雞胗子。因此,吃菜時,他總是在雞肉碗里尋胗子,兩碗雞肉尋遍了,竟然看不到胗子。雞胗哪里去了呢?莫非是盛到另一桌碗里去了?既然到了另一桌,那就不好意思去尋胗子吃了。這第一次沒吃到胗子,老木匠也不遺憾,因為以后吃胗子的機會多著呢。

          可是往后的四五天,讓老木匠大失所望——天天看到女兒不是殺雞就是殺鴨,卻總看不到胗子端上桌來。因此,老木匠每次吃飯總是悶悶不樂的。

          再往后的五六天,情況依然如故,不僅碗里沒見著胗子,就連雞脯、雞腿等好吃的也越來越少了,碗里盡是些雞爪、雞翅、雞喉等骨頭多的菜。老木匠氣惱了,好幾次都把碗筷碰得磕磕響。又過去了四五天,雞胗子還是未上桌來。老木匠犯疑了,胗子究竟哪里去了呢?是不是被女婿吃了?他也是愛吃胗子的啊,況且女兒對他的夫君一貫是相敬如賓的。對,一定是留給女婿吃了!老木匠越想越生氣:別人苛刻手藝人都不應該,自己的女兒苛刻父親就更不應該了!好啊,既然你女兒對父親沒孝心,就莫怪父親對女兒沒良心了!看我給你弄點名堂,叫你住著屋子一輩子不興旺。老木匠牙齒咬得格格響,心中報復的火焰越升越高。

          木屋開始排架子,老木匠果然弄起了名堂——將堂屋右邊的一根正柱子倒著排著,即根部放上面,尾部放下面。由于這根杉木柱子上下差不多,所以一般人都看不出來,只有老木匠心中有數。

          雖然老木匠在暗中用了名堂,但還是希望能吃到胗子,如果吃上了胗子,他就悔心,因為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于是他暗中觀察殺雞殺鴨??煲粋€月了,他清清楚楚記著,女兒已經殺了22只雞,10只鴨子,應該有32個胗子了??墒菑拈_始到現在竟然連胗子的影子都沒有見著,真是氣死人,這工還做什么?不如回家!他拿定了辭工的主意,向女兒提出要回家,女兒說還有一些板壁沒裝好,請求父親完成再回去。老木匠撒謊說另外一家建屋已看好日子,等著他去起手。女兒信以為真,同意父親回家。

          第二天清晨,女兒用兩擔皮籮裝了禮物,安排兩個人送到父親家去,并囑咐說,父親還要睡會兒才起床,要兩人先挑著東西在前面水口山大路邊等候。

          過了一會兒,老木匠起床了。他一句辭行話也不說,扛起斧頭就往外走,女婿女兒的一連串送行話全當作耳邊風,也不回頭應答,領著徒弟大踏步走了。

          到了水口山大路邊,見兩個人在坐著抽煙。木匠問:“你們是到哪去的?”兩人同時回答:“到你家去的哇!”木匠指著皮籮又問:“這東西是……?”其中一人回答:“是你女兒要我們送到你家去的!”老木匠放下斧頭,彎腰揭開一擔皮籮的蓋子,見是滿籮的糍粑;接著又揭開另一擔皮籮的蓋子,全是烘干的葷菜,什么豬腰、豬舌、豬耳、豬丸心、干鴨、雞腿、雞胸脯,都是豬雞鴨身上好吃的東西。他撥開上面的葷菜,中間露出一個土紙大包,打開一看,天啦,是一大包干胗子!一數32個,一個不少。剎時,似乎乾坤倒轉,他朝自己的胸口猛擊一拳,兩顆滾熱的淚珠奪眶而出。他全明白了:女兒之所以沒把胗子端上桌來,是因為怕這父親愛吃的東西被別人吃了;之所以全部烘干后送回家,是為了讓父親在家里獨享口福。女兒,有孝心的女兒啊!父親錯看你了!而自己呢,雞腸小肚,竟對女兒干了壞良心的事,太不應該了!悔恨,無窮的悔恨,老木匠只覺得心口刀割般的痛?,F在怎么辦呢?那根倒裝的屋柱是不能改變了。如果不補救,怎么對得住女兒?怎么對得住自己的良心?老木匠坐了下來,邊抽煙邊想辦法。抽完第三支煙,他把煙頭一丟,站了起來說:“你們兩個在這等著,我有件工具忘帶了。徒弟,你拿著墨斗同我回我女兒屋里去!”

          回到了木屋,老木匠找來梯子“蹬蹬蹬”爬上了屋梁。他將墨線沿著那根裝倒了的屋柱緩緩放下,邊放邊對下面的徒弟喊“到了嗎?”徒弟回應:“沒到!”“到了嗎?”“沒到!”“到了嗎?”徒弟大聲回答:“到了!”老木匠立即大聲呼應:“倒好!倒好!火燒不燃,風吹不倒!此房此房,發一十三大房!”說完,用斧頭敲了木樁三下,接著口中念念有詞,右手指在柱子上有規則地比畫著。做完后,緩緩下了梯子,對著女兒深情地看了幾眼,就帶著徒弟離開了木屋。

          玉涵一家住上木屋后,年年六畜興旺,五谷豐登。更令人欣喜的是,劉氏又接二連三生了六男一女,加上以前生的,已經有十三男一女了,個個都長得壯壯實實的。在道光初年的一天夜里,發生了一件奇事。傍晚時分,一家人在吃晚飯,兒媳婦正準備點燈,突然一道光線射了進來,照得堂屋亮堂堂的,大家連忙循著光線尋找光源,原來是從對門山坡上的一塊大石縫中射來的,是一顆夜明珠寶石在發光。真是善良人自有福份,老天爺也看得起了。在第二年春天又出現了一件奇事:木屋后的菜地里,一株青菜瘋長,竟有齊腰深,四尺多高了,而且摘了長,長了又摘,一直到冬天才枯萎?,F在歐菜村的村名就源于這株菜。令人遺憾的是,夜明珠后來被一安徽人偷去了。

          夜明珠消失了,但是木屋仍是香火不斷,玉盞長明,玉涵的十三個兒子,個個發子發孫。從乾隆年間到現在,已發到5000多人口,散居在本鄉的黃皮村、歐菜村、石橋村、永樂村,以及本縣六都寨鎮的梅花村,七江鎮的元古村、花橋村,金石橋鎮的勝利村。玉涵的第十三個兒子歐陽征鍾成人后經商到了四川,光他一房就發到2000多人口。這十三個兒子的人丁興旺,都出自木屋,真是應驗了老木匠“此房此房,發一十三大房”的吉利話。

          在咸豐年間的一天下午,灶膛里一個火星濺到柴禾里,火苗“呼”地上竄,頃刻就升到了屋梁。家里人正要提水滅火時,火焰突然熄滅了,一場虛驚,木屋安然無恙。在以后的光緒年間,木屋又失了兩次火,都是在提水之前就自然熄滅,木屋完好無損。在幾百年的歲月里,木屋屢經暴雨沖刷,狂風摧折,總是不偏不倚,正正端端的,真是應驗了老木匠“火燒不燃,風吹不倒”的吉利話。

          公元一九九八年,由于屋主要老屋翻新,木屋不得不拆除,走完了它232年的神奇歷程。木屋雖然不在了,但是玉涵公的良心、玉涵婆的孝心永遠留在后代人心里,永遠在人間傳頌著。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