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劉富公傳奇

        添加時間:2017-11-30 14:32:14 來源: 作者:劉美成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隆回中部的富龍山層巒疊嶂,氣勢磅礴。那西側的余脈高低交錯,連綿起伏,把個桐木橋團團圍住。東面自北一字兒排開的蜿蜒山峰,猶如一條意欲騰云升天的青龍,人們稱之為天龍;北方那連綿不斷的山巒,前呼后擁,猶如九頭水牛爭先恐后直奔辰河,準備痛痛快快地洗個澡,故稱之為九牛坳,坳下即稱九牛沖;天龍與九牛之間,前后兩山一高一低、一前一后好比兩只猛虎結伴而來,人們美其名曰雙虎下穴;南北兩座鳳形山如兩只碩大的彩鳳翩翩起舞,把個桐木橋環抱其中。劉氏義甫公后裔十五戶先祖都曾在這一方樂土繁衍生息。

          元朝至正五年(1345年)正月初八日巳時,富甲一方的員外原道公喜生一子,一家上下頓添無窮歡樂。初為人父的原道公高興之情溢于言表自不必說,他在為子取名時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想在那元朝氣數將盡、社會動蕩不安、人們朝不保夕的年代,首先對兒子的愿望便是平安吉祥,歸根結蒂還是想要兒子像自己一樣,一代勝過一代,富甲一方。所以琢磨來推敲去,從四萬多個漢字中間選取一個最能表達自己愿望的“富”字,作為兒子的名字。因其排行“祖”字輩,故諱“祖富”。原道公相信自己的兒子將來一定會超越自己,富甲一方,于是為富公取字曰“必富”。又想為人在世,盡管腰纏萬貫,騾馬成群,還應遵循祖訓家傳,積善行孝,有憐貧恤困之心、濟世安民之德,所以,又為富公取號叫積善。

          母親是人生的第一位老師。出身名門的劉母陳氏,深受家庭的良好教育,是一位典型的賢妻良母。她在繁忙的家務之余,利用自己知書識字的優勢,給予了富公良好的啟蒙教育。自富公依呀學語時就開始教唱兒歌,繼而教頌唐詩、宋詞,再則教識“之乎者也”。如此循序漸進,由淺入深,日積月累,富公的學前智力得到了有效地開發。到了七歲時,富公雖還沒拜師入學,但已能背誦唐詩、宋詞幾十首,就連《三字經》、《昔時賢文》也能囫圇吞棗地背誦。一家人看到富公的天性聰穎,無不贊不絕口。特別是原道公看在眼里,心里更是樂滋滋的,真正是“不求金玉重重貴,但愿兒孫個個賢”。

          劉家歷來便是書香門第,院內南樓一直辦有私塾。但這里常因雞鳴、犬吠、小兒啼哭分散學童注意力,影響學習效果。為了把富公培育成才,原道公千方百計改變教學環境,創造優越的教學條件。最后,他想出了個好辦法。屋東北四十米處有一口一畝多寬的水塘,水映藍天,云飄水底,東、南、北三面古木參天,冬暖夏涼。原道公決定在塘中修一座四面環水的水榭樓臺,辦一所與外界隔絕的水上學館。

          樓臺建成后,上下兩層,每層一間教室,一間先生休息室,可同時開辦大小兩個班級。整座樓臺,轉角雕窗,走馬回廊,室內張掛孔圣人畫像。樓臺西面架一活動橋板,與塘岸相通,學生進樓后,將繩索一拉,橋板懸空,樓臺學館便成世外桃源。原道公又遍訪名師,重金聘請兩位名儒坐館授徒。富公當年讀書的這口塘,后為二房所有,故曰二房塘,因塘中辦學堂,故塘所在地名曰學堂園。堂中辦學一直延續到清朝末年。據傳清末名將譚香林都督系劉族外甥,因少時家貧寄住在與學館相鄰的舅父家中,就在這所塘中學館讀書多年,在桐木橋至今還流傳著譚香林不少的傳說。

          俗話說:“師高弟子強。”由于先生知識淵博,傳知解惑得法,因材施教有方,加上弟子們天資聰穎,好學成風,所以事半功倍。幾年下來,富公學業大增,揮毫屬文下筆千言,吟詩作對出口成章,其詩、聯、文每每語出驚人,不乏警言麗句。先生常贊之曰:“孺子可教,必成大器。”的確,富公在眾多的同齡叔侄中,早就嶄露頭角。

          至正末年,反元潮流波起云涌。原道公遠見卓識,料知元朝數盡,存無多日。為了讓富公在亂世中安身,在設館延師授文的同時,另外請得一著名武師,從此,學校即變成文武學校。白天,子弟們在水中學堂學文習字;早晚,便在屋南的桂花園內舞刀弄棒。

          富公十七八歲時,長得虎背熊腰,身高七尺九寸,力大過人。通過幾年的晨操暮練,在學富五車、才高八斗的同時,其武藝亦超群拔萃,十八般兵器得心應手。然而,他隨身攜帶的常用兵器還是大刀。這是一把特制的大刀,刀重八十斤(老枰),外加一個四十斤的刀鉈,總重一百二十斤,一般力大者雙手僅能拿起,力弱者只能望而卻步。然而,到了富公手上,劈、掃、砍、刺,運用自如??v然耍個三、五十個回合,仍然是臉不變色心不跳,觀者無不心悅誠服。富公所用之刀,后來收藏在劉富公祠內,幾百年間一直供后人觀瞻。1966年文化大革命時,此刀被族中敗類盜賣,2013年重新仿制,置于劉富公祠內富公神像之右,以供后人觀賞。

        劉富公神像

          劉富公神像

          公元1276年,元滅南宋。但反元復宋的斗爭一直如火如荼,一時間,烽火連天,群雄并起。起義的首領大多是南宋抗元將領張世杰的舊部。期間,劉氏叔侄死于王事者不知其數,民若朝垂之露,身家不保。

          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朱元璋大敗陳友諒于鄱陽湖,陳友諒中流矢身亡。其手下一些殘兵敗將或降,或逃,他們失去了依靠,失去了糧餉的供給。為了生存,他們打家劫舍,騷擾百姓,人民無不恨之入骨。

          至正二十五年乙丑(1365年),原道公懷著國恨家仇,對富公說:“元朝數盡,群雄舉義,烽煙四起,陳友諒雖兵敗被殺,其殘兵敗將常騷擾湖湘,雞犬不寧?,F今你文韜武略,才志不凡,已經到了英雄用武之時。想前朝英賢,小甘羅十二歲身為大宰,周公瑾十四歲拜將登臺,楊宗保十六歲攻打穆柯寨。你年已二十,是眾多叔侄之所望。你與昆仲們一起商議,糾集山川壯士,聚義起兵,一則以保家園之安寧,二則以觀時局之變化。自古亂世出英雄,由此,你可以功成名就矣。”富公自小胸懷大志,經其父點撥,便燃起了仇恨外族統治、流寇擾家的怒火,于是召集房親叔侄谷寶、谷珍、谷麒、谷泰、谷才、文翁、茂翁、先翁、壽翁、谷彬諸公商議。兄弟叔侄個個精文湛武,大略雄才,加上世代飽受元朝黑暗統治的危害,親身經歷烽火連天之苦,于是一謀即合。當時,富公雖年方二十,但因其武藝出眾,膽識過人,故被推為總兵,谷寶公被推為副總,其他諸公各有其職。

          兄弟心齊,叔侄志合,所以短時間內便掀起了一個招兵買馬的高潮。收編山川義士,招募失業農民,僅幾個月便擁有壯士二萬七千余眾,以桐木橋為中心,依山傍水,安營結寨,沿辰河直至七江,上下四十里,成南北響應之勢。

          義兵的指揮所就設在杜石田心(即今桐木橋)之南的郭家垴上。其地約20米高,四周皆廣田闊野,一覽無遺。營門外天生塊青石,高約尺五,長約一米,專供壯士們上、下馬所用,故名曰“上馬石”。六百多年來,此石雖飽經風雨滄桑,至今猶存。

          為了確保家園的平安和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必須壯大實力。于是富公采取北聯西結的方針,北友梅邑元帥王三彪,西結都梁千總王公量,近聯壯士廖廷康。

          為了及時掌握流寇的動態,爭取主動權,做到穩準狠地打擊敵人,富公派人在四周日夜巡邏,并在院子前頭專門設立固定哨所。半寨煙霞之北,龍船潭之南的河邊有一丘大田,大田靠河岸有一塊高大的石頭伸向河里。這里視野開闊,一眼便可對河西上下五六里一覽無遺。放哨的人就伏在這塊大石頭上,晝夜輪班值守。富公舉義的兩三年間,一直派人伏在這里守衛,所以久而久之,人們將這個石頭叫做伏(方言讀做杜)石固。年長月久,伏石固被人們寫成杜石固?,F在,桐木橋電站已將水面升高,河邊的這塊杜石固依然可見,只是它的大部分被水淹沒,顯得矮小多了。桐木橋的前身名叫田心,為了區別馬坪田心、荷葉塘田心,自此便叫做杜石田心。

          是年冬,有一股陳友諒舊部的殘余勢力逃竄我地,禍害百姓。他們駐扎在辰水之西。河西人民深受其害,雞犬不寧。

          賊寇一直打算渡河東劫,時刻威脅著杜石田心。富公為保家園及鄉親們生命財產安全,也意欲西擊,消滅賊兵。時已隆冬,風寒水冷,苦無渡江之策。若要在賊寇眼皮之下架橋,談何容易。若要乘船,船少人多,難濟于事。那段時間內,富公的腦子里總是想著渡河西擊。涉水、乘船、搭橋的一幕幕情景,像走馬燈似的在富公的眼前顯現。突然富公眼睛一亮,頓時想出了一個奇特的辦法——以船為墩,伐木架橋。這樣搭橋時間短,可以出敵不意。

          搭橋地點擇取半寨煙霞沿河北上一百米處的龍船潭麒麟石處。這里河面窄,堤岸低,水流緩,是搭建浮橋的理想之所。潭邊緊靠梧桐山(伐梧桐后栽種茶葉,今稱茶山),山上遍生梧桐。于是命王三彪率眾砍伐梧桐樹。伐樹義士在山腳辰河邊的一塊一丈見方的大石頭上圍著吃飯。后來,此石便叫桌子石了??上У氖?,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江東村在此修電排,桌子石被炸毀。同時,富公一面派人北上七江通知谷寶公等當晚率眾自六都寨經朝陽鋪直下張家鋪,一面派人南下橫板橋,邀廖廷康當晚率兵經羅子團直上桐木沖。相約待到時交五鼓,兩軍聽得大炮三聲便一齊殺向杜家廟方向。

          當晚三更時分,沿河上下三十多條渡船和漁船悄悄地劃到龍船潭。四更時分,他們把船一字兒排開,然后將桐木搭在船上。只一餐飯的工夫,一座寬10米多、長50米的浮橋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形下搭成了。時交五鼓,富公命令點炮進兵。三聲炮響驚天動地,打破了黎明前的寧靜。早在張家鋪等候的谷寶部下和在桐木沖待命的廖廷康部屬聽得炮聲,由南北成夾攻之勢一齊殺向杜家廟而來。辰水之東的壯士經龍船潭浮橋直撲過去。當賊寇們被驚雷般的喊殺聲驚醒時,只見南、東、北三面人馬猶如天兵而降。賊兵亂作一團,好比一盤散沙,只顧各自逃命。但這個地方是一條東西長八里的死胡同,四面高山兀立,形同一個碩大的捕魚的竹筌,進得來卻出不去。在追兵緊追不舍、前方無路可逃的絕境中,賊兵或被殺,或投降,全軍覆滅。整個山沖尸橫遍野,血流成河,慘不忍睹。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時,因這個山沖“像只筌”(方言讀“xiàng zhī zhuǎn”),所以取其諧音向陽莊大隊,現為向陽莊村。

          至正二十六年丙寅(1366年)冬,又一伙賊兵三百余人自桃花坪北上,沿途打家劫舍,所到之處,村民無不深受其害。富公得知消息,決心消滅這伙賊兵為民除害。于是選取青山邊一深溝作為殲敵之所。這條深溝內的大路是賊兵北上必經之路。深溝兩邊古木參天,富公的兵馬就埋伏在這茂密的樹林之中。當賊兵走近,兩邊伏兵居高臨下,一齊殺下,盡殲前來之敵。自此,這條殲敵之坑便叫做“死人坑”。直到現在,人們路經此處,都會自然而然地稱贊富公當年的功勞。富公消滅了這些賊兵,大家都感到地方太平了。為了紀念富公的功德,便把青山腳下的這一片土地叫做太平,久而久之,人們把太平寫成了太坪?,F在荷香橋鎮太坪村的村名即源于此。

          富公治軍嚴明,事必親躬,常常親自騎馬出巡。這日,富公穿鎧甲,跨雕鞍,騎駿馬,手提一百二十斤的大刀,帶隨從兩人巡哨至新化窩山。路經曾姓員外家門時,正與員外相遇。曾員外見富公濃眉大眼,鼻直口方,虎背熊腰,心生敬愛,拱手施禮,問道:“敢問將軍從何而來,意欲何往?”富公連忙在馬上還禮道:“我家住邵陽西路,舉義兵抗元保家,今巡哨至此。”“將軍們辛苦了,不妨進屋歇歇,喝杯茶去。”富公等推辭不過,只得下馬,隨員外入內。進得槽門,只見院宇寬闊,三正兩橫,門窗油漆栗色,雕欄回廊,古色古香。來至中堂分賓主坐定,飲茶之間互道姓名,相互寒暄甚是投機。員外見富公氣宇非凡,言談不俗,又得知富公年方二十,尚未婚娶,意將待字閨中的十八歲千金許配富公。富公雖內心歡喜,口中言道:“幸蒙抬舉,深感器重,但婚姻大事,必由父母做主,三媒六證齊全。容小侄秉告家父,再做決定。”員外見其知書達禮,更感高興。茶后,欲留餐飲,怎奈富公軍務在身,不敢造次,于是告別而歸。富公將當日與員外喝茶許婚一事告知父親原道公,父親認為門當戶對,隨即請媒提婚,娶回曾氏婆婆。曾氏不愧名門閨秀,相夫有情,教子有方,持家有道,使劉家門戶日益興旺。

          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朱元璋終于推翻了元朝的殘酷統治,建立大明皇朝,改年號為洪武,并大封功臣。祖富公等一十七人因民功故盡受皇封,新立官籍一十五戶,因富公功高官封五品,知六州縣事。其時地廣人稀,十五戶之先祖沿辰河兩岸結草為標,擇地而居。大片肥田沃土、松嶺杉山盡為劉族所有。大東山的幾個漕坑幾個垴曾經都是劉姓柴山。大東山庵堂所在地及周圍杏林盡是劉家所捐,現存于此的地主碑便是佐證。二萬七千義士亦普承皇恩,各受其賞,解甲歸田,置業安家。萬千馬鞍堆集辰河之西,年深月久,化變為今天的馬鞍山。當年,為進退攻守殺賊滅寇,富公曾命王三彪伐梧桐山之桐木架造浮橋。因橋皆桐木,故名桐木橋。久而久之,桐木橋的名聲遐邇,以致杜石田心之名遂為桐木橋所替代。六百年后,成立人民公社、鄉政府,均以桐木橋為名。富公曾在桐木橋河西像只筌的這個山沖全殲數千賊寇,保護了一方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后來,鄉親們為感謝富公他們的高功厚德,在此山沖修造一座氣勢恢宏的五通廟,并樹碑立傳,刊登富公、谷寶、谷珍、谷麒、谷泰、谷才、文翁、茂翁、先翁、辛翁、谷彬等昆仲一十七人之名,以嘉其行。劉姓族譜對此事也記敘詳盡,《寶慶府志》亦備述其事。

          十五戶劉姓后裔大都沿辰河兩岸夾流而居,自荷香橋屯兵坪(現稱毛坪)直至一都司門前,南北連綿達百里之遙。唯富、晚兩公依戀故土,樂居于桐木橋。富公居辰水之東馬房頭老槽門之老屋,晚公居辰水之西火燒院子,富、晚兩公雖為四代堂兄弟,但總是有福同享,有禍同當,唇齒相依,其濃情厚誼與同胞兄弟并無兩樣。當富、晚二公垂暮之年,想想自己余日不多,兄弟倆分手只在早與遲,常常傷感萬分,他們想要讓子孫世世代代都像他們倆一樣同舟共濟,和睦相處,繼承和發揚他們的傳統美德,造福子孫。所以,二公經過深思熟慮后,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互葬對方屋后,以結千秋之好。二公后裔遵循遺愿:富公葬晚公屋后天馬卸鞍形,晚公葬富公屋后虎形。兩墓隔河相望,相距對方院落不足二十米。由此可見富、晚兩公兄弟之情深、后裔之義重。自此,六百多年來兩公之后裔和睦相處,患難與共,就連族譜亦常合修。

          明永樂二十一年癸卯(1423年)六月二十六日午時,富公壽終正寢,享年78歲。是時,人們成群結隊深切悼念,送葬隊伍車水馬龍,盛況空前。親友們看到富公所葬之福地,后依疊疊青山,前環彎彎辰水,皆言大富大貴之地。分金之時,風水先生呼龍神問孝家:“要富還是要貴?”一般來說,孝家都會說,富貴全要。但富公之子孫回想自義甫公到祖富公繁衍十代而人丁稀少,所以一齊回答:“但愿多發人丁。”風水先生見孝家答非所問,明明一處鐘靈毓秀之地,本可大富大貴,卻沒討到個好封贈,不由感到惋惜,還想再次補救。于是,先生繼續呼龍神道:“要一頂紗帽,還是要一擔紗帽?”孝家既然盼望著多添丁口,當然也就需要很多紗帽,于是異口同聲說:“要一擔紗帽。”紗帽歷來就是做官的代名詞,凡為官者都頭戴烏紗帽,一官一頂。而演戲者的角色時文時武,官職亦時大時小,所以一個唱戲的人需要很多頂紗帽。故一頂紗帽是為官,一擔紗帽是唱戲。富公所葬之地,后裔本當大富大貴,但因后裔沒有緣分,故與之擦肩而過。自此,富公后裔中代代不乏梨園子弟,所組戲班遠近聞名。他們常挑著一擔紗帽,下邵陽,上省城,常年以演戲為生。直到民國末年,代代傳承的祁劇團,轉化為圍桌而坐、包打包唱而不登臺的板凳戲。代表人物有漢臣、湘臣、鼎臣、渭臣……1948年劉中青之女桂姑娘嫁洞口尹立言,漢臣、湘臣等八人分乘八頂轎子,敲鑼打鼓送姑娘出嫁,還一路上在轎內唱著板凳戲,一時傳為美談。

          富公分金時,后裔們渴望多添人口,由于富公陽德廣,陰功高,子孫日益發達。富公八子中,除三子失傳外,其余五子,為其生孫十四人,生曾孫二十七人,現今富公僅在隆回的后裔就有二萬余人,而遷往四川的富公兒孫更加眾多。

          富公雖已作古西游六百多年,但他的高功厚德一直在子孫后裔中口耳相傳,他那志壯山河、氣吞牛斗的英雄氣慨將永遠隨同劉富公祠輝映藍天。

        劉富公祠

          劉富公祠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