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袁也烈少將

        添加時間:2017-06-22 10:41:04 來源:網絡摘編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袁也烈(1899—1976,湖南洞口人,1955年授少將軍銜)是一位鮮為人知的開國將領。他有過戰功顯赫的輝煌,也有過退步轉職的無奈、坐牢挨斗的厄運。他經歷坎坷,傳奇事多多:在湖南一師聽過毛澤東的課,算得上“天子門生”;擔任過林彪的老師和上司;他入黨的時候,彭德懷、賀龍還沒入黨;他進軍官學校時,陳毅、羅榮桓還沒參軍;同時在黃埔軍校任職,徐向前沒有他的名聲響;南昌起義中,他甚至“下”過朱老總的槍。

          誤“俘”朱老總

          1927年南昌起義的前一天,葉挺獨立團的營長袁也烈,帶兵駐守在南昌城東門外。他只身一人化裝來到附近偵察敵情,發現敵軍武器精良,兵力是我軍的兩倍多。他認為敵我力量懸殊,不能硬拼,只能智取,于是,他命令全體官兵假裝疲勞至極,故意在東門外露天宿營。敵軍巡查,看到一個個疲倦慵懶的士兵,一副副橫七豎八的行李擔子,便放松了警惕。深夜,袁也烈命令戰士們悄悄地打好綁腿,扎緊皮帶,左臂纏上作為識別用的白毛巾……

          8月1日凌晨,隨著“砰、砰、砰”三聲槍響,袁也烈一聲令下,戰士像潮水般沖進敵軍營房。經過兩小時的英勇沖殺,袁也烈一個營的兵力全殲了敵軍的一個團。這時,南昌城內的戰斗仍在激烈進行,袁也烈命令戰士在東門一線設置掩體和路障,以防敵軍逃竄。忽然,一個穿國民黨軍裝的中年軍官騎馬過來,袁也烈厲聲喝道:“站住!”那軍官剛翻身下馬,袁也烈帶著戰士一擁而上,下了他的槍,然后讓副官把“俘虜”押進營房,并報告指揮部。不一會兒,副官慌忙跑來復命,說周恩來告訴他,剛才抓的軍官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朱德。“什么?糟糕!”袁也烈連忙跑去“請罪”。朱德哈哈大笑,用濃重的四川口音夸獎說:“你警惕性還蠻高的嘛!”

          與陳獨秀同罪同獄

          1931年5月,袁也烈在廣東乳源縣梅花村的戰斗中身負重傷,化名袁映吾在上海養傷。15日深夜,他正在閱讀中共文件,被突然闖入住所的英國巡捕抓捕。敵人把他拖進刑訊室,妄圖逼迫袁也烈屈服。但他咬緊牙關,始終沒有暴露自己和同志們的身份,只承認自己是個商人,這些文件是原來的房客遺落的。最后,敵人以“危害民國罪”判處袁也烈有期徒刑5年,關進南京提籃橋監獄。

          事隔不久,陳獨秀以及彭述之等10人,也被國民黨以“危害民國罪”關進提籃橋監獄。這10人中,陳獨秀是我黨的創始人和早期主要領導人,彭述之是袁也烈的同鄉,中共四大時僅次于陳獨秀的第二號人物。這次處刑,陳、彭均被判刑13年。

          袁也烈是毛澤東的追隨者,卻陰差陽錯跟陳獨秀、彭述之同罪同獄。袁也烈后來被減刑至3年零4個月。釋放前,國民黨當局迫令他寫“悔過書”,他斷然拒絕:“我無過可悔。”國民黨當局以“無悔過誠意”為由,將他轉押到蘇州反省院。按規定,反省期限為6個月,但一年后才同意他“棄商就農”,釋放回家。

          一個戰俘,換回30名戰友

          1944年1月,中央軍委決定,將原冀魯邊、清河兩軍區合并為渤海軍區,袁也烈任參謀長。

          渤海軍區剛成立,就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架日軍972型飛機出了事故,迫降于山東濰縣北的海邊,飛行員被當地武裝民兵擒獲。經審問,俘虜供述自己是日空軍第一飛行師團第一八聯隊的中尉飛行員山田井馬。最初,他只說自己是日軍某師團長的兒子,后迫于我方審問人員強大的心理攻勢,承認自己是日軍侵華頭目煙俊六的女婿。袁也烈得知后連呼“奇貨可居”,嚴令穩控俘虜,等待敵人的反應。

          果不出袁也烈所料,那些天,日軍出動3架飛機投擲傳單,請求我軍“不要殺害俘虜,將有重大酬謝”。我方故意放出飛行員沒死的消息,敵偽隨即派出專人前來“談判”,宣稱只要放人,愿向我方提供“機槍10余挺,子彈10萬發”。接到敵人的開價后,袁也烈向司令員楊國夫建議:我方拒絕接受槍支彈藥,條件是敵人釋放以前在作戰中不幸身陷敵營的我方30多名干部。楊國夫表示同意,并說:“倘若如此,求之不得。”由于我方斗爭得法,日軍又急于贖出長官的“愛婿”,最后答應了我方的條件,按照我方提供的名單“分批放人”。在袁也烈的精心策劃下,我方以一名日軍戰俘成功換回了30多名團、營、連級干部。

          知遇林彪,反招其禍

          袁也烈是黃埔軍校二期生,畢業后留校任教,擔任了四期生林彪的指導教員。北伐時,袁也烈是葉挺獨立團第一營營長,在起義中擔任主攻任務。而那時,林彪在袁也烈手下任見習排長。解放戰爭時期,袁也烈名氣很大,華東野戰軍機關轉移到渤海之后,袁也烈去向陳毅司令員匯報時,陳毅一聽說他的名字,問道:“你是不是北伐時期的袁也烈。”袁也烈的這份顯赫資歷,不僅沒有帶來好運,反而為自己惹了禍。

          在“文革”時期,許多宣傳材料都說林彪是八一南昌起義正確路線的代表。一些資歷淺的同志問袁也烈是不是這么一回事。作為林彪的教員、長官和過來人,袁也烈對當時的情況非常了解,他覺得好笑,便跟一些同志說,那時林彪根本還不夠資格當代表。和戰友們私下里說起林彪時,他還說過,“林彪那時很調皮,我經常批評他”。

          由于袁也烈“出言不遜”,說了一些對林彪不利的真話,令林彪及其干將很傷腦筋。于是,在“文革”中,他被羅列了一些莫須有的罪狀,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和非人的折磨。1968年12月,被隔離審查的袁也烈,仿照毛主席《七律·到韶山》寫詩明志:“舊夢依稀咒逝川,問題三十二年前,大風吹起千層浪,一憑赤心話當年。”

          1976年8月,袁也烈在北京病逝。1979年2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追認為革命烈士。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