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日寇在隆回暴行

        添加時間:2017-12-09 13:49:52 來源:大邵兒女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日寇在隆回暴行(之一)

          馬日初 唐顯桃

        日寇在隆回暴行

          抗日戰爭時期,日本帝國主義在中國的領土上犯下了滔天罪行。日軍足跡所至,人們遭殃,牲畜難逃;財物盡遭洗劫。隆回人民也沒有逃脫日寇的鐵蹄!血淚斑斑的史實,將激發人民的愛國主義熱忱和革命精神,喚起人民為振興中華,富國強民而努力奮爭。

          據國民黨邵陽縣政府一九四六年的不完全統計,我縣所屬原中和、果勝、西勝、禮教、保和、隆回、隆治、隆中等八鄉及桃洪鎮,直接被日寇殘害致死二千一百四十四人;因傷病逃難受害者一萬六千三百一十五人;燒毀房屋五千二百五十二棟;搶走糧食一億一千一百六十六萬二千八百斤;殘殺耕牛八千零五十八頭。衣物財產損失無法計算。其殘酷暴行,目不忍睹。吊打、刀刺,槍殺,穿鼻、割耳、火燙、強奸、輪奸、活埋、水淹,手段殘忍,慘絕人寰。

          一九四五年農歷三月十二日,日寇五百余人侵入我縣令雨山鄉之磨石、五里、九龍一帶,到四月十五日退出,盤據三十三天。在此期間,這一帶的潮水廟、窯門前、界子嶺等二十三處被日寇屠殺的無辜群眾達一百六十四人。

          三月中旬,磨石大院曾慶楚被日寇抓住用鐵絲穿著鼻子,牽到他家屋門前的池塘邊,用木棍猛擊頭部,當場打昏在地。四個鬼子又用刺刀在曾身上共刺了八刀,然后將曾踢入塘中。躲在樓上的曾母見兒子遭如此慘害,便下樓跪在鬼子面前哀求,也被當場刺死,拋入塘中,鮮血染紅了池水。

          三月二十八日,烏龍曾憲章的妻子見日寇來了,匆匆外逃,被六個日軍抓住后進行輪奸,當場昏死在地。蘇醒后強行支持著一步一個血印走了五里多路,剛到南松張家就含恨死去了。

          四月初,磨石大院曾金龍十二歲的弟弟回家牽牛,被鬼子發現,將頭砍下。五里王元龍回家取糧,被日軍剝光衣服、然后用香火燒燙,王被燙得滿身是血泡,而后,又強迫他挑擔子,王因支撐不住,途中被鬼子用木棍活活打死。九龍潭家一陳氏青年婦女,攜一不足七個月的乳嬰在逃跑途中被日寇抓住,當場被輪奸而死,丟下的嬰兒活活餓死在山野里。

          四月初二日,七十多歲的老婆婆王再秀,被日軍用魚網蔸著,吊在潮水廟對門的穿石山邊的一顆大樟樹下,“打秋千”,兩個鬼子各站一邊,左刺右捅,來回十八刀,直到殺死才放手。

          四月初七,日軍以挖防空洞為名,從野塘抓來羅知毛等十八人,用刺威逼他們在潮水廟松樹下挖了一個能容數十人的長方土坑,至丈把深時,就用刺刀逼他們下坑,不肯下去的就用刺刀戳,隨后又逼著另外十五名群眾、砍來樹木,將樹木往土坑中壓,然后再填上活埋了十八個無辜百姓。日寇畜性大作,并未就此罷休,再次將另十五名群眾圍土坑站成一圈,一個個被捅死跌入土坑合埋了。四月初八日,磨石曾從發等二十六個老百姓被日軍捉住,用手巾一個個蒙住眼睛,雙手反綁,然后用一根長繩子串起來,牽到窯門前沙灘上的一快三角坪地,次他們逐個刺死后拋到白竹河里。

          四月初八日至十一日,日寇曾分三路先后竄入曾家坳的大洲、桃花坪的九龍、銅盆江等村莊,在此期間,燒殺搶掠,無所不為,百姓遭殃,血債累累!

          銅盆江鄧大庭想過河逃命,被河水淹死。九龍鄒豪卿被鬼子一槍打在腿上,流血不止,活活痛死。肖順毛被抓去當挑夫,途中也被打死。銅盆江鄧桂元出嫁,婆家在羅公廟小塘灣,當晚正在拜堂,日寇闖入,禍從天降!所有的嫁妝被打得稀爛,又將新娘擄至邁塘輪奸。據不完全統計,大州村遭日寇蹂躪的婦女多達二十余人,被殺死的十一人(其中在大州稠樹下一次被砍頭的有七人),大州劉家院子有九人躲在窖里也被鬼子發現,他們被迫為日軍洗曬衣物、挑水、燒火、運槍炮子彈,而后又逼著八個人擰草繩索,擰好后就把他們用自己擰起的繩子捆綁起來,三個日寇把他們押到山上一棵稠樹下站成一個半月隊形,然后再依次砍頭,殺到第七個劉佑棠時,劊子手已乏力發抖,直砍了七刀,劉半夜方才死去。第八個是年齡很小的劉時期,鬼子沒有殺他,幸免一死,卻被帶走二十多天,直到東安縣白牙市才逃出虎口。

          經過鬼子血腥屠殺和洗劫的磨石、潮水廟、五里、大洲等地,房屋多遭燒毀,雞鴨掃光,豬牛殺絕,糧食搶盡,所有財物洗搶一空,到處是斷垣殘壁,一片瓦礫、尸橫遍野、血淚成河!

          * 本文根據縣文化館的調查和縣檔案館的資料以及一些同志的回憶整理而成。

          日寇在隆回暴行(之二)

          馬日初 唐顯桃

          一九四五年春,日寇侵占邵陽后,于四月初,向新化縣永固鎮(今隆回高平)大舉進犯。四日傍晚,一股日軍竄入孟公鄉巴油村,六日,三千余日軍侵入侯田鄉的鳳形、前寨、回小等地,盤踞八天之久。在此期間,受害人數多達一萬五千七百一十五人。其中被殺一百五十四人,活埋三人,被強奸的婦女二百二十八人(強奸至死的十二人)。燒毀房屋三千三百七十二間,其中孟公一帶二千八百六十間,巴油村二百三十九間房屋化為灰燼,至使五個村莊夷為平地!此外,殺死耕牛六百四十一頭,牲豬三千六百九十口,搶走糧食二萬余擔,物資損失數以十萬計。

          五日,巴油村楊達元碰上日寇,日寇強令抬豬,楊拒不肯抬,日寇便咆哮著抽出東洋刀直朝楊捅去,楊頓時慘死山頭。日寇抓住巴油楊尊常要他去當挑夫,楊不肯,也當場死在日軍的東洋刀下。

          初八,鳳形袁六毛被日軍活活打死在汪家樟樹下。初九,鳳形袁會極帶領一家躲在古城寨后山廟殿,因失落一個兩歲的孩子而回家尋找,被日軍抓住,當即要他背一塊兩百多斤重的石磨,袁無法背動,被日寇舉起來摔撞,并用槍托砸,最后用刺刀殺死。前寨七十六歲的袁國坤,為尋找逃散的孫子,在獅子塷被鬼子開槍打死。前寨八十五歲的高齡的掌秀老婆婆見鬼子屠殺耕牛,她豁出去阻攔,被鬼子一腳踢倒在門檻上,砰地一槍,子彈穿過了老人的胸膛,死于血汩之中。

          四月六日,鳳形袁友元一家六口,逃在后山洞里,他的一個一滿兩歲的小孩嚇得哇哇哭叫,為了不連累其他村民遭殃,趕緊捂住孩子的口,至使孩子窒息而死。他的妻子怕遭污辱,居然滿身涂上糞便。袁征彥攜家逃命途中,為保全家人,自己引開了鬼子,來到浪山沖時,又被鬼子強迫帶路回到村里,鬼子逼著他找“花姑娘”,他帶著鬼子在山里周旋,鬼子大怒,強行解下他的腰帶,套住他的脖子,連推帶打拖到古城寨的山坳上,將他吊在一棵樹上,因樹不高,袁腳尖尚能點地,一時無法吊死,鬼子便砍斷腰帶,把他摔到一丈多高的田坎下再鏟土準備活埋,正在生命奄奄一息的時候,“國軍”飛機經過,鬼子被嚇跑,袁僥幸死里得生。同村的袁炳旭被日寇抓去當挑夫,到大田時,遇“國軍”飛機對日掃射,袁想乘機逃跑,被鬼子用槍托砸昏,拖到田里,將頭按入水中活活淹死。同行的袁征滿見此慘景,淚流如雨,鬼子見狀,拔刀朝他身上砍了十一刀,丟在路邊,鄉鄰抬回家后不久就斷了氣。

          四月七日,從新化洋溪來的國民黨軍隊在鳳形白沙界與日寇交戰,日寇敗潰回小一帶,更喪心病狂,見人就殺,奸污婦女,無惡不作?;匦〗鸶黄拮右娙湛軄砹?,沿袁家大院順河逃命,途中被鬼子隔河看見,猛追不及,被鬼子開槍打死。姜百中的母親六十多歲了,行走在路上,被鬼子看見了一槍打死。教書先生汪林壁被日寇抓住強令抬傷兵,因抬不動被活活打死。袁征彥之父,被日寇抓住逼著挑擔,七十三歲的老人,怎能承受挑夫之苦,被鬼子一刀砍在額頭上,頓時鮮血直流,昏倒在地。華岳的愛人被日寇輪奸致死。當時一個從外地來的劉氏婦女雙目失明,乞討到巴油,也被一群日軍野蠻地輪奸致死。

          鬼子竄入回小時,財主袁子玉設宴款待,誰知引狼入室,鬼子酒醉飯飽之后,奸了他的妻子、兒媳和女兒,并抄擄他的財產,老頭子也同樣被抓去當挑夫,同樣死在日寇的東洋刀下。

          鳳形袁再氣一家六口遭害,大哥六元被殺,二嫂遭蹂躪致死,三哥被抓后杳無音訊,妻子亦被遭強奸而死,剩下兩個女兒也被饑餓和病魔奪去了生命。劫后的鳳形和巴油一帶,人們生活困苦不堪,病疫四起,光巴油一村便死去四十五人,如楊家獻一家四口全部死光,楊家朋的兩個弟弟、妻子,三個兒子都相繼死去。一場慘絕人寰的浩劫,永遠銘刻在鳳形、巴油人們的心中,它將世世代代激勵著人民不忘血淚仇,牢記民族恨!

          * 本文根據高平區和縣文化館的調查,田會斌同志提供的材料以及部分受害者和目睹者的回憶等資料整理而成。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最新排行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