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民國時期愛國愛鄉人士——蔣廷黻先生

        添加時間:2017-06-25 17:14:18 來源:撰稿:李連榮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邵陽舊稱寶慶,歷代均為湖南重鎮,是一座有2500多年歷史文化古城,得風氣之先,公元1903年7月5日設立寶慶郵政支局,1904年升格為分局,1914年寶慶分局 為二等局。1928年寶慶改名為邵陽。

          日本侵占湖南后,省會長沙的一些機構、學校、工廠、部隊先后遷入邵陽,1939年11月省郵政管理局遷入邵陽辦公,使邵陽市成為全省的郵政中心,1944年4月,邵陽淪陷??箲饎倮?,邵陽恢復生機,郵政迅速發展。而在抗戰勝利后,湖南邵陽名人、中國歷史學家、民國時期外交家、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蔣廷黻出于造福桑梓的高尚情懷,利用國際社會的援助,在湖南邵陽創辦了具有試驗性質的鄉村示范工業區(今雙清區汽車東站沙子坡),該示范工業區在引進新技術、研制新設備、提高生產率等方面做出了有益嘗試,為國、為邵陽家鄉人民造福取得了較大的成效。蔣廷黻先生于1946年參加聯合國援助團來華,以邵陽鄉村示范工業處郵件、公函及私人信件為依據,全面體現邵陽1928-1949年郵史和該工業示范處的歷史,以便讓人民了解這段塵封于邵陽的重要歷史史料。

          蔣廷黻先生出生于湖南省邵東縣廉橋鎮一個中等農民家庭,幼年讀私塾,接受舊式教育。10歲入長沙明德小學,次年改入美國基督教長老會創辦的益智學堂,開始學習英文。1912年,適值辛亥革命爆發,蔣廷黻只身留美,先是入密蘇里州派克學堂接受中等教育,3年畢業,轉學俄亥俄州奧柏林學院主修歷史,獲文學學士學位。之后,他曾應基督教青年會之征赴法國為華工服務。1919年夏,復返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專攻歷史。當時該校歷史系人才鼎盛,教授都是一流學者,最露頭角的是海斯教授,蔣廷黻跟從其研究,1923年獲博士學位。

          同年,蔣廷黻回國擔任南開大學歷史系教授,后任歷史系主任并兼文科主任,講授過西史大綱、歐洲近代史、法蘭西革命史、歐洲勢力擴充史等課程并開始從事中國近代外交史的研究。1929年,轉入清華大學任歷史系主任。從南開到清華,蔣廷黻度過了11年的教書生涯。治學時間雖不長,但在學術界的影響較深,被譽為“一代學人”、“中國近代史研究的拓荒者”。

          1935年,出任民國行政院政務處長,1936-1938年,奉派駐蘇俄大使。1944年,出任聯合國善后救濟總署中國代表及國民黨行政院善后救濟總署署長。1947年,任國民黨駐聯合國常任代表。1957年,當選國民黨中央研究院人文組院士。1961年冬,任國民黨駐美大使。

          二十年代,中國近代史研究領域還是一片荒漠。蔣廷黻任教于南開之后,便有志于做一名拓荒者,他開墾的第一片荒地,就是中國近代外交史。在開展這一領域的研究中,他引進了新的研究方法和新的研究觀念。

          現代歷史研究的人手方法是充分的占有原始資料,這在今天的史學界乃是常識,但對二十年代初期的人們來說,還是十分陌生的。在采用這一方法上,蔣廷黻開了風氣之先。他在我國首倡研究原始檔案資料,指出,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的研究一樣,要以事實為基礎;歷史研究有其自身的規律,規律之一就是必須從原始資料的研究入手。他自己身體力行,為搜集和整理中國近代外交原始資料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蔣廷黻曾撰寫《中國近代史》、《最近三百年東北外患史》等著作,同時,他還在《清華學報》、《中國社會政治學報》《獨立評論》等刊物上發表了數篇學術性文章,著述雖然不多,但對舊中國史學界卻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在舊中國史學界,有關近代中國史和近代中國對外關系史著作,幾乎半數以上都是因襲蔣廷黻的史學觀點。而蔣廷黻的著述,又是舊中國大學歷史系的教本,影響十分廣泛。時至今日,他的一些代表作仍被一些近代史專家不時提及。

          究其原因,正如郭廷以在其《近代中國史》一書中所說“蔣廷黻先生于近代中國史之科學研究,實與羅先生(羅家倫)同開風氣”。他為中國近代史建立了一個科學的基礎,為舊中國的史學研究帶來了新的方法、新的觀念,是一個開山的人。

          蔣廷黻重視體育,指出,中國舊文人,尤其是文人而成為名士者,大都手不能動,足不能行,背不能直,這種體格上的虛弱是我們這個民族最根本的毛病之一。他本人則十分熱愛體育活動,常常打網球、高爾夫球、游泳、滑冰、打獵和騎馬。

          蔣廷黻學識淵博,不僅廣泛涉獵社會科學書籍,而且擁有一定的自然科學修養。英文造詣很深,出口成章。早在留美時代,已顯露出使人欽佩的辯才,談論問題頭頭是道,精辟動人。他的文章不是雕蟲小技,而是大手筆。別人的文稿經他修改,便能去渣存精。在南開批改眾多學生的調查報告,半天功夫,便能決定去取,明快程度,令人由衷地佩服。擁有豐富的國際知識,使他在中國近代史和中國近代外交史的研究中,眼界開闊,獨辟蹊徑。

          蔣廷黻很有個性,對人對事,總有獨特的見解。與人爭辯,單刀直入,毫不留情。性格耿直,自信自負但并非有意驕傲,不喜歡敷衍和應付,厭惡恭維迎合。對社會對國家、負責敢言,不計得失。他有一顆強烈的愛國心。留學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時期,聞聽國內爆發五四運動,興奮異常,“心焉向往”。1921年,九國會議在華盛頓召開,積極參與組織中國留美學生華盛頓后援會,秉承五四運動中“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的口號,從事活動,出版刊物,擔任英文刊物的主編。任教于南開后,常常對學生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在抗議與日本簽訂“二十一條”的國恥紀念會上,告誡南開學生,“吾輩皆黃帝子孫,豈容外人將祖遺奪去而不顧”。在抵制日貨的運動中,建議南開學生征收日貨所有人的愛國捐,提議用這筆捐款建立工業研究機構。認為提倡國貨、抵制日貨是好事,但還不徹底,還不是治本的方法。希望建立一個工業研究機構去研究現代科學和技術生產方法從根本上提高國貨質量,與日貨競爭。

          蔣廷黻是個講求經世致用的知識分子。湖南近代史上,曾經產生了魏源、郭嵩燾等一批經世致用的著名知識分子。深受故鄉這種學風及人文環境的影響,蔣廷黻治學伊始,就決定把研究與社會現實緊密結合起來。他研究近代中國史及外交史的宗旨是為了了解帝國主義如何侵略中國,研究每一時期中國的抵抗方案及其分析每一方案的成敗得失,找出經驗教訓,有所貢獻于社會。蔣廷黻十分關注社會問題認為現代知識分子是動的,不是靜的;是入世的,不是出世的?;貒?,便與南開同仁游歷了北平、西安、上海、南京、杭州,并對東北做了為期一個多月的認真考察,以實地了解中國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狀況。還重點研究了中國的東北問題,預見到東北對國家安危的重要性。治學時代,曾以學者身份發表了多篇政論性的文章。

          蔣廷黻在晚年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輸進西方的學問、治學工具和方法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利用這些知識、求知方法與工具來了解中國的國情和解決中國的問題。只有這樣,知識階級與實際的生活才不致脫節,知識階段的求知對象將擴大、求知方法亦將更加靈活,知識階級才能更加了解人生的復雜。這正是蔣廷黻一生的主導思想。他早年治學,中年以后從政,一生的經歷也充分地體現了這一思想。

          蔣廷黻人生觀的核心是有所貢獻于社會,成就一番事業。他認為,“中國士大夫階層不以財產為人生最高目的而重視事業,這就是中國文化的最大成就與最高目的。”

          蔣廷黻先生為了幫助振興中國工業、農業的現代化,為了家鄉的建設,于1946年加入聯合國來華援助機構,創辦了邵陽鄉村示范工業區。今天我們來研究蔣廷黻一生不平凡的歷史足跡,緬懷他的豐功偉績,從而,讓邵陽人民的子孫后代來了解這段塵封于邵陽的重要歷史史料,激勵我們不斷為祖國的復興繁榮而努力。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