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五四”運動時期的孫俍工

        添加時間:2017-06-19 10:45:26 來源:撰稿:李鵬程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作為反帝反封建的愛國學生運動,“五四”運動已永載史冊。史冊大多濃墨書寫了北京大學對運動的主導作用,卻輕描了運動的高潮部分是由北京高師工學會導演的史實。而孫俍工就是工學會的重要成員之一,并親身參加了“五四”運動的全過程。

          孫俍工(1894-1962),原名孫光策,湖南邵陽(今隆回縣司門前鎮)人,是我國現代一位有影響的教育家、語言學家、文學家和翻譯家。1916年8月考入北平高等師范學校國文部,至1920年6月畢業。在北京的四年,既是他學識長進的四年,更是思想升華的四年,他先是置身在北京高師熱血青年的行列,與同學組織進步社團,到中期參加“五四”天安門游行請愿,親歷攻打趙家樓,到后期創辦報刊雜志,潛心研究和實踐教育改革等。從星散的文獻史料里,不難找到孫俍工的身影。

          一、運動前期:沖破了禁錮的思想藩籬

          進入北京高師,孫俍工的勤奮精神與日俱增,學文學,練書法,學演講,“開啟了許多門徑”,得到了老師和同學們的認同,后成了朱逖先、馬佑漁、馬敘倫、錢玄同等名師的得意門生。其時民主和科學之風迎面吹來,新文化運動、新村運動、馬克思主義思潮等風云際會,孫俍工廣泛涉獵各種讀物,當接觸到《新青年》、《每周評論》等刊物后,心靈受到了很大啟發,追求光明的意愿日漸強烈。

          1918年5月21日,孫俍工躋身在浩蕩的學生行列,就北洋政府與日本簽訂出賣國家主權的《中日陸軍共同防敵協定》進行第一次請愿,與同學們游行到總統府,直接感受到當局的麻木和黑暗。學生請愿失敗后,孫俍工時常奔走在北京大學、北京政法專門學校等,拜訪了陳獨秀、胡適、戴季陶等文化名流,并與駐京的湖南同鄉會成員秘密串聯,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劃,與本??锘ド?、熊夢飛,北大陳介石、周邦式等同學組織了勵進會,旨在改造舊的思想。自匡互生等成立同言社后,孫俍工又加入了匡的同言社,幾乎每周都在中央公園、陶然亭等地集會,一邊作文藝觀摩,一邊作時局辯論,實際為第二次請愿作思想準備。繼而以“師范生今后需要開口授課,需要進行口語練習”為由,向師校方爭取一個自由辯論的時間,經過幾番周旋,終于獲得校方準許,開啟了北高師校內社團公開活動的先例。于是,每星期在校內集會,活動更加頻繁,當舍監老師在場時則以練習純演講,一旦舍監老師離開,則就科學救國、民主與專制、文言與白話等進行時政辯論,孫俍工的思想和文風逐漸轉向了革新。1919年1月,孫俍工在《教育叢刊》第1期發表文章,主張“要打破一切與現代精神相矛盾的思想;要秉著科學的眼光去整理一種有系統有興趣的學科”。1919年2月,孫俍工又與同學匡互生、張石樵、范予遂等組織工學會。工學會定期集會,每次先期擬定一個辯論主題。思想的火花在這里碰撞,且愈碰愈烈,匯聚了激進的思想能量,不期為五四運動作了組織準備。

          二、運動中期:進行血與火的洗禮

          1919年4月30日,傳聞當局即將簽訂賣國的《巴黎和約》,北京學生義憤填膺,一致決定在5月7日再次請愿。5月3日晚,北高師操場旁邊的房子里燈光閃爍,但氣氛異常,原來是孫俍工等工學會成員在秘密開會,正在就本次請愿采取何種態度展開激烈辯論,匡互生認為對反動軍閥的暴力統治,示威運動解決不了實際問題,主張發動一次突襲性的暴力行動,矛頭直指賣國賊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孫俍工立即向這位學長和同鄉投去了敬佩的目光。當年,孫俍工剛入北高師,人地生疏,是數理部學長匡互生來宿舍找到他,向他詳細介紹學校情況,熱情介紹給駐京湖南同鄉會和寶慶同鄉會,當年冬,孫俍工還隨匡一同參加了黃興、蔡鍔的紀念大會,心靈引起了較大驚憾。后與匡一起組織社團,因理想信念相投,感情不斷加深。此時,孫俍工倏然站起發言,補充闡述了非采取非常行動不可的理由,堅定地支持匡互生的主張,多數成員也傾向這種意見,后形成了“以暴制暴”的會議決議。唯恐消息泄露,決定將本次游行提前至5月4日進行,成員們連夜分頭聯絡北京各高校,緊張部署明天的游行事宜。

          5月4日,行動的時刻到了,孫俍工等爭取到學校舍監部準許提前午餐,餐后全校學生集合出校。下午一時許,與匡互生、熊夢飛、周予同等率高師學生最先來到天安門,即刻組織同學在金水橋南端挑掛“賣國求榮,早知曹瞞遺種碑無字;傾心媚外,不期章淳余孽死有頭”的白布橫幅,向同學分發傳單等,營造了濃烈的聲討氣氛,隨后北京14所大專院校3000多名學生陸續到達,此時的天安門廣場群情激憤,當段錫朋、傅斯年、許德珩等率北大學生趕來,宣誓后即進行請愿大游行,孫俍工一路揮舞小旗子,不時振臂高呼“外爭國權,內除國賊”、“取消二十一條”、“還狀青島”等口號,要求政府罷免賣國求榮的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爭取民族和民眾的自由平等。當游行隊伍行至東交民巷時被外國警察阻攔,同學們的情緒更加激憤:中國境地內,中國人竟不能通行?!聯想起中國外交屢次失敗,無不與曹汝霖有關,于是,工學會成員緊急商議,決定先搗曹府,此時的孫俍工,即與工學會成員站到了隊伍的最前列,引導隊伍向著長安街東端進發。當游行到達趙家樓胡同時,只見曹宅大門緊閉,孫俍工頓時怒火騰升,順手將小旗扔向曹宅,其他同學相繼效仿,小旗子等雜物似雨點般飛落曹宅院內,孫俍工憑高大身軀試躍攀沿圍墻,幾次均未成功,此時,匡互生示意孫俍工等繞到曹宅后墻,組成人梯爬了上去,隨即破窗而入,打開大門,孫俍工等十余位同學奮力沖了進去,后來實施了痛打章宗祥、火燒曹宅的行動,將游行活動推向了高潮;直至下午5時許,警察趕來捉捕了部分學生,匡互生自責要去“自首”,被孫俍工、熊夢飛極力阻攔,孫還機警地雇車護送匡互生返回學校。

          來不及撤退的32名同學遭到警察拘捕,北京高校立即組織營救,孫俍工被推選為高師學生代表,參加了營救行動。迫于天津、濟南等社會各界聲援的壓力,當局于7日釋放了全部被捕學生。孫俍工與工學會成員早早組織等候在高師門口,當陳藎民等8名同學歸來時,立即涌向車旁,握手擁抱,表達對英雄的無盡敬意。此后,孫俍工開始編輯北京學生聯合會會刊《五七日刊》,以手中的筆當刀槍,痛擊反動當局,大力宣傳”五四”精神,可惜日刊才出了三期,即于5月23日就被京師警察廳查禁了。但孫俍工的愛國之志不改,愛國義憤劇增,毅然走上街頭抗爭,即參加了6月3日至5日的總罷課等行動,終于在6月7日,當局罷免了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的職務。由于孫俍工的敢言敢寫,一時人稱“孫大炮”。他后來創作的《光明底追求》、《理想之光》、《黎明前奏曲》等作品,藝術地再現了這段血與火的親身經歷。

          三、運動后期:豐富和實踐教育理念

          進入7月,運動高潮基本落幕。孫俍工抽空回了一趟湖南老家,向家鄉介紹了五四運動,看到沿途兵荒馬亂的景象,創作了第一首白話詩《湖南的路上》。9月回到學校,那些政府腐敗、軍閥混戰、民不聊生的問題,時??M繞在孫俍工的腦海里,促使孫俍工冷靜地思索著:要徹底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從國民教育入手。于是,與同學徐名鴻、張石樵、周予同、董魯庵等創辦了《平民教育》和《工學雜志》,孫俍工對“工”情有獨鐘,早在本年2月,孫俍工就組織成立了工學會,較北京其他高校成立的工讀互助團要早半年多,在3月21日的工學會第六次會議上,孫俍工還作了《理想的鄉村教育》主題演講。此時,他開始以俍工為筆名發表文章,探索國民教育等問題。如本年10月,孫俍工發表了《諸君自身的問題》,明確提出“念書的人要做工,做工的人要讀書”,從自身做起,以期改變社會制度,得到了北高師附中趙世炎等學生的積極回應。11月8日,孫俍工借解答曼支的讀者來信,闡述《平民教育》辦刊宗旨,“平民教育不是貧民教育”,而是“提倡‘德謨克拉西’(即民主的意思)教育的學說;研究‘德謨克拉西’教育實施的方法;批評舊式的教育、思想和社會——改造環境”。在日后的活動中,孫俍工執著地探索和實踐著。

          1920年2月,孫俍工仔細研究了周作人的新村教育,隨后與其進行了熱烈討論。2月6日,在《工學雜志》第四號發表《工學主義與新村》,指出新村教育與社會現實有脫節傾向,提出了“工學合一”的教育主張。3月25日,周作人來信解答“工學主義與新村”的疑慮,27日,孫又致信指出新村教育“重工輕學”的偏向,建議新村要重視“學”的問題,29日周作人再次回信解答。孫俍工還計劃前去日本實地考查,試圖用“平民教育”來奠定民主國家的基礎。查閱1919年至1920年民國報刊資料,短短的一年多時間里,孫俍工發表有關教育的理論文章就有11篇之多,在國民教育上產生了較大影響。

          1920年春,經戴季陶介紹,孫俍工與同學張石樵到福建漳州第二師范實習。途經上海時,結識了沈仲九、沈玄廬、邵力子等文化明星,諸位早聞孫俍工的文筆和影響,熱情邀請孫為《民國日報》副刊《覺悟》、《星期評論》撰稿。6月,孫俍工自北高師畢業,應匡互生之邀,于9月應聘湖南一師國文教員,教授“語言學”、“文字學”、“中國文學概論”等課程,結識了夏丐尊、舒新城、毛澤東等。毛澤東盛贊孫先生在北平辦平民教育、辦工學雜志,久聞大名,后還向孫請教書法。10月,孫俍工參與了陳望道的《文字漫談》討論,開始與陳望道、劉大白等通信,開始了對語言文字的深入研究。

          1921年春,孫俍工開始了白話文小說創作,先期發表《瘋人》,后又在權威刊物《小說月報》發表《看禾》等,結識了茅盾、鄭振鐸等文友,還用白話文創作了《夜工》、《故鄉》、《月和雨》等多篇詩歌和散文,均發表在《民國日報》副刊《覺悟》上,引起了文壇關注。他還根據自己的教學實踐和研究成果,編著了第一部著作《中國語法講義》,陳望道序說,看了講義“有許多新收獲,別的書報上并不曾見過……且經過了漳州第二師范和湖南一師兩次實驗的稿本,數量適當,可以作為現時中學或師范學校國語法科本”。邵力子序說,“我覺得他是能把自己研究所得發表出來,與完成語法的前途是有貢獻的……(講義)論述動詞的精細,好過現今所有出版的語法書”,他們的中肯評價,給了孫俍工極大的鼓勵。隨后來到中國公學中學部任教,與舒新城、沈仲九等積極探索實踐美國的“道爾頓制”,期間創造了“文藝作業法”,大力推介現代小說、戲劇、詩歌及其創作方法,此后幾年里,陸續出版有《小說作法講義》、《戲劇作法講義》、《新詩作法講義》、《記敘文寫作講義》、《論說文寫作講義》等著作,成了胡適麾下積極推廣白話文的一員驍將,為“五四”新文化運動注入了一闋清亮的和音。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