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鄧繹

        添加時間:2017-10-25 17:14:56 來源:網絡摘編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鄧繹(1831年―1900年),清代湖南武岡州(今武岡市),1848年就讀長沙城南書院;咸豐年間曾在武岡率鄉勇抵御抵御太平天國軍隊的圍攻;同治三年,被左宗棠聘為督府幕僚,授浙江候補知府;同治五年還鄉服喪;光緒四年,往浙江、江蘇、江西三省實地考察時政;光緒八年至十七年,先后主講長沙校經堂、河南致用書院、武昌兩湖書院等;光緒十八年,應兩廣總督張之洞的聘請,主講廣東河林課吏館;光緒十九年,還居故里;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在大甸灣故居病逝,享年69歲;著有《藻川堂文集》、《行軍雜記》、《約言》、《懇言》等。

          人物簡介

          鄧繹(1831―1900),又名輔繹,字葆之,又字辛眉、緯龍,小名洪生;清武岡州南鄉大甸灣(今湖南省武岡市大甸鄉大甸村)人。

          1831年生,為鄧仁堃次子,鄧輔綸弟,與鄧輔綸、王闿運、李徨仙、龍汝霖被譽為“湘中五子”;聰穎強記,五歲能詩。少遭母喪,父赴遠任,與兄相依;十四歲入州學;十七歲與兄就讀于長沙城南書院,少年氣盛,好論兵事,曾被取為廩生,但在科舉中頗不稱意,后遂棄絕此途。

          咸豐二年(1852)省親南昌,寓居府齋娛園,與王闿運、孫月沷輩始究倚聲填詞,其父見之,以有損丈夫壯志訓誡,自此輟作。

          咸豐十年(1860)冬,太平天國朱衣點進攻武岡,鄧繹督鄉勇堅守城池;翌年,訓練鄉勇保勝軍100余人,抵御太平天國石達開的進攻;同治二年(1863),與人赴江西信州辦鹽差,曾參左宗棠幕府。左督師浙、閩,奏請以鄧繹掌管營務,從征于嘉應,大獲全勝,得員外郎銜,為浙江某地知府,并賞花翎。

          后來賞花翎一事頗遭曲折,鄧以為有負平生之志,又與人不合,于是辭不赴任;同治五年元月,其父逝世,鄧返鄉服喪,僻居云山,博覽群書,寫成《云山讀書記》28卷;光緒四年,專程赴浙江、江蘇及江西考察,又補續兩卷,完成“宏簡之學”;鄧身在鄉間,心系時事。

          同治末年至光緒初年,鄧繹主講于武岡養賢精舍,光緒八年(1882)應陳寶箴之邀主講河北致用書院,作《警士鐸言》以為規箴 ,引領河北儒風;不久,兩廣總督張之洞讀《警士鐸言》,以為“篤雅醰粹”,并“敬佩良深”,即書邀鄧鐸赴潮洲講學;鄧已受武岡州尹沈孟南之請講學于武岡,故辭謝,時為光緒九年(1883);光緒十五年左右 ,鄧繹在廣州柯林、虞苑之間為張之洞訓導官吏;張之洞調任湖廣總督,在武昌創建兩湖書院,光緒二十年至光緒二十一年,鄧講學于兩湖書院,任現學教習。

          光緒十九年(1893)還居故里,聞知道光十三年(1833)知州王景章為擴建州署,籌措資金,于正耗銀外,每畝又加征200文后,沿襲連征60余年,農民不堪重負,怨聲載道,申告無門;鄧乘湖南巡撫陳寶箴來武岡視察之機,激烈陳詞,備言其害,力主廢征,陳寶箴令知州丁蘭正立即廢征;州人歡呼雀躍,擁至鄧府道謝。[1]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2] ,鄧繹卒于武岡大甸故里,享年67歲(一說卒于1897年)[1] 。

          人物思想

          在思想上,鄧繹宗尚儒學,他“頗好程朱,近王船山”,有宋學傾向,在《譚藝》中對近代兼取漢宋學風大為贊賞。然而鄧繹思想中早有背離道學之傾向;他博通子史,而于經少所發明,思想上并非專宗《六經》;他輕視八股,早年不赴試;兄長去世,而他在武昌,竟不奔喪,非儒者之行為,頗受人譏笑。

          從《時務撮要·序言》中看,鄧繹已受到西方思想影響,他不僅論及天下大勢,同時說到英吉利的政治:“男女皆得為國主,惟長幼為序”??梢娝娜寮宜枷氩⒉患?。

          與兄鄧輔綸相比,鄧繹的詩文聲名次之,但自有其過人之處;治學兼宗漢宋,宋學影響更大。于詩歌不廢以文為詩,宋詩派傾向顯明;他說:“以文為詩者始于屈原之《離騷》,而杜、韓之詩歌繼之以辭章之變,化隨世代,因而古今不能限隔。性睿智而希圣者觀其通,眾人則束縛于繩墨之不暇耳。”[1]

          人物著作

          鄧繹詩作甚豐,今存詩僅千首,多感時撫事之作,風格樸素自然,體現了“與古為新”的藝術追求;其詩論集中表現在《譚藝》一書,主張“詩法自然”,認為“詩為樂心”,樂以動情,故說詩以“情”為主,詩生成于“文化”,“文章之妙,協氣天人。”

          鄧繹另著有《藻川堂文集》12卷、《行軍雜記》3卷、《約言》1卷及著有《懇言》、《誦書分目》、《讀書說》、《讀書諸言》、《藻川堂譚藝》等教育專著多種,時稱“通儒”。[2]

          人物評價

          王闿運在《鄧郎中墓志銘》說:“曾、胡講武,二鄧昌文”,將二鄧與曾國藩、胡林翼并論,雖說欠當,但也可見評價之高。[1]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