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蔡鍔故居行:“一梁之屋”和“立錐之地”

        添加時間:2017-11-15 13:20:32 來源:黎昕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故居的里面和外面一樣,典型的邵陽一帶農舍的布局。中間為堂屋,堂屋的左邊是蔡鍔的臥室,右邊是蔡鍔父母的房間,頂右邊的偏屋是間伙房。站在故居中間,環看四周,家徒四壁,很難想象到這竟然就是當年赫赫有名的上將軍的住所,別說與“喬家大院”相比,還頂不上我們村地主的房子。

          蔡鍔將軍雖然身居高位,但一直以“澹泊明志,夙夜在公”作為座右銘,為政清廉。 蔡鍔擔任都督治理云南期間,云南財政十分困難,生產落后,各省相繼獨立,協餉驟停,中央亦不能接濟,加之援川援黔,致使支出浩繁,入不敷出。為了維護和鞏固新生的政權,他嚴以律己兩次帶頭裁減薪金,第一次裁減薪金將原定薪金600兩減為120兩,第二次裁為60兩,僅相同于當時一個營長的薪俸。人們曾贊嘆道:“都督俸金之觳,舉國未有如云南者也。”而蔡鍔本人對此并不以為然,他非常樂觀地說:“公費所入,衣食而外,一以佐軍,不欲使家有贏余。”蔡鍔還明令部下不準請客送禮,不準貪污受賄,以及非星期日不得宴客等,違者受罰。他對本人也有規定,“非星期日不宴客,一席之費,不得過五元。”一次警察局長不是星期日就請客,并計劃請蔡鍔赴宴??墒钱斦執偷蕉级礁?,蔡鍔即在請帖上寫道:“違背功令,罰薪半月。”因此,當時云南“廉潔成為一時風尚”。

          蔡鍔將軍護國反袁,袁世凱惱羞成怒,下令撤銷蔡鍔的一切職務,又令湖南都督湯薌銘查封蔡鍔本籍的家產。當時寶慶知事陳斷良經過查抄后,回秉上報說:“查鍔本籍無一梁之屋,無立錐之地,其母親寄食其鄉人何氏家,實無財產可查封。”

          我在想,陳知事一定是一個有良知和正義感的地方父母官,他只是想敷衍老袁一下罷了。要不然這“一梁之屋”和“立錐之地”早就付之一炬熬不到一九五零年的自然垮塌。我比陳知事稍微認真一些,用目光把整個“一梁之屋”和“立錐之地”搜尋個遍,除了兩張木床還有幾個舊箱舊柜以外,還有下面幾件家當,幸虧老袁早已作古,否則看到這些照片也會撤銷湯都督和陳知事的一切職務。

          看到這個像石磨似的東西,我剛開始還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大媽告訴我,這是稻谷脫皮用的,金燦燦的稻谷從上面放進去,經過手推磨就變成了白花花的大米和金黃色的糠。我忘了問大媽邵陽人怎么個叫法,用今天的術語這東東應該叫做“碾米機”。

          邵陽管這種手推的石磨叫“磨子”,我小時見過。準確的說,我們家還有過一個“磨子”,記得過年打豆腐的時候,就用磨子把泡好的黃豆磨成豆漿,我小時喜歡幫父母推磨,確實很沉,推起來也很費勁,遠沒有今天使用“豆漿機”那么輕松。之所以今天胳膊還有點肌肉,都是那時推磨的功勞。

          “對哐”是邵陽人給這個半機械化機器的雅號。一端是半埋在地下的一個石臼,可以放進蒸煮好的糯米,一個人或兩個人踩“對”支點另一端的踏板,很樸素的杠桿原理,腳一松,“哐當”一下自然重力落下。如此來回“哐當哐當”個幾十下,一粒粒的煮熟的糯米就被砸成了米團,用來做過年的糍粑。其實這是一種多功能的“破碎機”,可以用來破碎很多農產品,也許因為這“哐當”的聲音,所以邵陽人叫它“對哐”。

          一高一矮,一大一小,這兩兄弟大的叫“大灶”,小的叫“小灶”?,F在有煤炭還有液化氣了,他們早已被人們冷落在遺忘的角落。我小時最勤快的事情就是冬天愛幫家里燒火,屋子里別的地方冰涼,唯獨在灶前燒火特別暖和,有時還可以在炭火中間藏幾個紅薯,烤出來的紅薯非常的香也特別的好吃。

          記得外婆和媽媽曾經用過這種紡車,一手搖紡車,一首拉紗,我們專門負責把棉花弄成一個棍棍狀,給外婆和媽媽紡紗用。手搖紡車的聲音很好聽,在我的記憶中賽過二胡的弦樂。我還偷偷摸摸的學著外婆和媽媽的樣子紡紗,技術不熟練,紡出來的紗一會粗一會細,全成了等外品。

          桐油燈在我出生的年代基本上很少見了,已經被煤油燈和汽燈所淘汰。前些日子,保利公司的一個朋友跟我談起銷售最新一代二極管燈,細想起來,從桐油燈,煤油燈,白熾燈,節能燈到現在二極管燈,也就短短的不到一個世紀。

          走出故居的時候已經開始太陽西斜。大媽告訴我,當地政府準備“開發”蔡鍔故居,要在這里修賓館什么的,歡迎我下次回來看看。我從車窗里一面向大媽揮手告別,一面自言自語:最好還是別開發,現在故居的這個樣子挺好!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