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gjh8w"></legend>
      <ol id="gjh8w"></ol>
      <big id="gjh8w"></big>

      <optgroup id="gjh8w"></optgroup>
      <label id="gjh8w"></label>
      <legend id="gjh8w"></legend>
        天氣加載中...

        邵陽奇書《耍談經》

        添加時間:2017-07-02 06:05:15 來源:撰稿:陳揚桂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早在南宋時期 ,邵陽就出現了雕版印書業 ,出版了賀鑄的九卷《慶湖遺老詩集》。到清代光緒年間 ,邵陽發展為江南有名的書城。凡市面上有的書 ,邵陽無所不刻,其中包括邵西周旺鋪下二里車塘鋪刻印 的《望星樓通書》、新化刻印的《耍談經》這兩種奇經異書。

          《望星樓通書》是一本星相書,已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 ,筆者在1980年代專門撰文介紹。至 于《耍談經》,在老一輩邵陽人中 ,識字者幾乎無人不讀 ,不識字者大多聽過其中的趣話笑談 ,而中青年人對它比較陌生。

          《耍談經》是本什么書?書的序言告訴我們 ,邑人李義才匠心獨具 ,編 集《耍談經》一書 ,內容五花十色 ,詼諧故事淺顯 ,俳謔詩聯雅粟 ,甫成印本 ,不脛而走。匪特城區市鎮膾炙人口 ,即窮鄉僻壤之鮐背翁媼 、牧豎樵童 ,亦鮮不知耍談經為有趣之讀物……予觀此籍 ,篇篇倡悅樂 ,種種提歡怡 ,亦非無益之書也。”李義才是一位思想活躍的土秀才。他匯編各種書刊 、傳聞及自己創作的趣話笑談 ,分成解悶笑詞 、洞房巧語 、奇巧燈謎 、奇巧詩對四輯 ,取書 名《耍談經》。該書通俗詼諧 、趣味盎然 ,深受不同階層特別是草根群眾喜愛。為便于隨身攜帶 ,書本以64開的小開本印行。最先是1928年 ,商務印書館刊行過《耍談經》;1946年8月 ,新化鎮梅書社又重增再版。上世紀八十年代初 ,邵陽街頭有人擺地攤出售油印的《耍談經》。

          關于該書的成書 ,傳聞作者是一個落魄書生 ,放蕩不羈 ,常當街撒尿。人們問他為何不避人 ,他說,我眼里只有三個半人 ,這里哪有人?有人將他解到縣衙 ,縣太爺問他三個半人都是誰。因秀才報出的人名中沒有縣太爺 ,他被打入牢房。秀才在牢中無聊 ,就編寫了這部《耍談經》。

          《耍談經》出自邵陽 ,其中少不了邵陽元素。如“三人說謊”,南人問北人:往哪里去?”北人說:到湖南新寧 ,去看大蘿卜。”南人曰:“不必去 ,我說與你聽 ,當年曹操八十三萬人馬一餐菜 ,只吃得半個蘿卜。”再如“增和橋”,寫到邵東(時屬邵陽縣)特產黃花菜:一僧官 ,一書生 ,行至增和橋 ,見女子提一籃黃花菜 ,僧官指著增字說:單曾也是曾 ,有土也是增 ,除了增邊土,添人就是僧 ,僧道人可愛 ,道巾頭上戴 ,異日功完果滿 ,返西方 ,登仙界 ,要吃這碗黃花菜。”書生指著和字說:單禾也是禾 ,有口也是和,除了和邊口 ,添斗就是科 ,科甲人皆愛 ,頂子頭上戴 ,異日連科及第跳龍門 ,發了解 ,要吃這碗黃花菜。”那女子知意 ,也指橋字說:單喬也是喬 ,有木也是橋 ,除了橋邊木 ,添女就是嬌 ,嬌娥人可愛 ,花枝頭上戴 ,異日雙生二子 ,長子跳龍門 ,次子登仙界 ,要吃這種黃花菜。”

          《耍談經》講求寓教于樂 ,如“紅圓心”,提倡做人要心地善良:兄弟五人皆是毒惡鐵石人心 ,縣令說:圣上得一怪病 ,要一紅圓心吃 ,方愈 ,就向老大要取。”老大說:“圣上要紅圓心 ,世上皆言我是黑心人 ,求大人另取。”又向老二要,老二說:我心不是圓的是尖的 ,人言我心如刀 ,請大人另取。”又向老三取 ,老三說:我心吃不爛的 ,人言我是鐵心人。”又向老四取 ,老四說:我心吃不得 ,人言我是毒心人。”又向老五取 ,老五說:我心是壞的 ,人言我是壞心人。”縣令喝道:你等自言是黑心 、刀心 、鐵心、毒心 、壞心 ,豈不是兇惡害群之人,還有何理說。”令差役一一鎖下。再如《求變母狗》,取笑白字先生 ,教育人們讀書要認真:一塾師慣讀白字 ,死后見冥王 ,王曰:你教書 ,不知教錯了多少字 ,罰你變狗。”答曰:變狗不敢辭 ,惟求變母狗。”王問何故?答曰:禮記云:臨財母狗得 ,臨難母狗免。”(塾師將“毋”認作“母”,將“茍”認作“狗”。)

          《耍談經》很多內容與性愛和生殖器有關 ,有人稱之 為“講痞話的書”。如“懵書生”:懵書生婚后不懂性愛 ,妻子悶悶不樂 ,其母求助先生。先生放學時出了個告示:同床不同枕 ,罰一百擔米 ,粳米都不要 ,擔擔要糯米。”該生當晚和妻子同睡一個枕頭。第二天 ,媳婦更不高興了 ,其母再找先生。先生又出了個告示:同枕不同腹 ,罰一百匹布。土布都不要 ,匹匹要洋布。”該生與老婆肚皮貼肚皮睡了一夜。次日早起 ,媳婦臉色更難看。其母再求先生 ,先生又出了個告示:同腹不同眼 ,罰一百把傘 ,紙傘都不要,把把要布傘。”再 如“買便壺”:瓷器店老板娘 ,品行端正 ,全不嬉笑。有人說:誰哄她一笑 ,我輸一斤肉一壺酒。”一人說:我去。”就去買便壺 ,婦人拿出便壺 ,那人看了后說:“口小了 ,用不得。我這有個一樣大小的東西 ,看小不小。”就從懷中取出一個又長又大的茄子 ,往便壺口內插 ,插不進去 ,說:“口小了。”那婦人帶羞一笑就進去了。即使鬧洞房的妙語和詩對 、謎語 ,也與性愛似是而非 ,如“上動心歡喜 ,下動內里痛 ,果里痛不為之痛 ,扯出來焦干痛。”謎底貌似夫妻的性愛動作,其實是釣魚。

          正因為有些“涉黃”,該書一直難登大雅之堂。但是 ,在那男女早婚而對性禁錮的年代 ,書中對房事 、性器大膽夸張 ,不僅是性教育的生動教材 ,也是楚文化生殖崇拜的反映。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